iPhone代工商,谁敢要求苹果赔偿损失?

据外国媒体报道,苹果的首席设计师已准备去职,有相关评论称:库克已经不在把硬件设计放到第一位,整个团队都巧妙地遭遇降级。信赖熟悉苹果组织的人都知道,他们一切的焦点都是围绕“硬件设计”睁开的,要求漂亮、耐用、永远不卡顿等等,遵照这个思绪谋划,不仅制造出了十几款优异的手机,更催生出一个“光芒万丈”的产业链:数百万的人口,都在为制造出完善的iPhone硬件而起劲,且因此大赚一笔。

长期以来,苹果都是举世无双的产业链首脑,他们控制着供应商,同时也控制着消费者,事实上,这两个“控制”是相辅相成的:若是苹果能控制好产业链,就能定时、高品质、足量地交货,赢得消费者的信托,但反过来,若是苹果能控制消费者,让他们如教徒般一样虔敬,这种状态是异常受产业链迎接的。最早期,iPhone求过于供或者饥饿营销,订单是稳固的,代工商可以在一个稳固的环境中计划资源,包罗装备、物料、土地和人力等等,能最大限度地削减资源虚耗的状态。平心而论,整个乔布斯时代,代工商的日子过得都很不错,人人都是高端的人,心安理得地享受眼前的盛世。

遗憾的是,好日子总会显得很短暂,iPhone产业链在渡过几年的蜜月期之后,订单变得异常不稳固,如iPhone X的订单竟然和forecast差异50%以上,许多把宝压在这款手机的代工商都受到重创,随后的iPhone Xs系列更是因订价问题,出货量大幅缩水,导致虔敬的产业链最先泛起裂痕,有些代工商甚至果然要求:苹果,陪我损失!

狗咬狗竞争,苹果是若何撑大产业链胃口的?

如前文所述,iPhone代工商在乔布斯时代异常舒适,苹果控着消费者和整个产业链,人人的资源都是有计划性的,是一种“刚刚好”的状态,既能知足需求,又不会虚耗掉。也许正是前几年的“舒适”生涯,让整个产业链都发生幻觉:因前几代iPhone销量大好,使得苹果放肆扩充产业链,每一个主要零部件都要放置两家以上的代工商,于是如你所见,三星和台积电供应CPU芯片,三星和LG供应显示器,富士康和绿点科技供应外壳,而富士康和上海昌硕则一起完成终端组装。云云双供商的模式,可以确保产业链足够平安,同时,也可以造成一种“狗咬狗”的态势,相互竞争,降低代工价钱。前些年,苹果确实享受到了双供应商的利益,也一直乐得继续投资,有一些代工项目甚至开发出三家以上的供应商,日积月累之下,产能扩大了两倍之多。

除了增添供应商的数目之外,苹果还经常拿着“虚高”的forecast,要求代工商准备资源,这个真是贻害不浅,好比供应商在做资源计划时,包罗车间、装备、员工招募等等,都是根据出货2亿部来准备的,但实际情况却只有1.5亿部,这就意味着,有5000万台的产能是闲置的,而差别的代工商有着差别的资源投资,如三星的OLED生产线动辄投资上百亿,这个闲置实在是烧钱,也难怪三星公然要求苹果赔偿损失;芯片的产能则一直都处于不足的状态,以是,即便是iPhone订单下降,台积电的资源也是可以被充分利用的。

相比之下,一些低端的代工商就没有这么好的谋划模式了,如一些泡棉、胶纸类的供应商,投资虽然小,但利润低、家底薄,他们在iPhone盛世的时刻,会忧郁自己的产能不足,无法知足苹果需求,遭遇罚款或者镌汰;浊世的时刻,又无法维护最基本的谋划,换句话说,中小企业要想搭上iPhone的快车道,试图一举成名,并不简朴,甚至有 “生命危险”,想想此前的胜华科技以及蓝宝石GATA就知道了。

此外,iPhone产业链上另有一些特殊的代工商,如异常著名的上海昌硕和富士康,他们都是不折不扣的低端代工商,且都是重资产企业,前期资源投资异常大,他们动辄要招聘40万的员工,配套的衣食住行、保险、平安问题,都市消耗大量的成本,而装备、厂房等时时刻刻都在折旧,这就是为什么需要做详细的生产计划,需要连续地关注利用率,有些“尊贵”的装备甚至要7*24小时运行,以最大限度地利用之,以是,forecast不准确,最大的受害者正是这些投资伟大的劳动密集型企业。举个例子,订单突然下降,车间、装备闲置、人去楼空,大量的闲散职员所带来的隐患,绝非仅仅是成本而已。

食之无味,iPhone订单为什么会沦为鸡肋?

根据以上逻辑,我们回首一下iPhone的销售量:乔布斯时代,走得是精品主义,产业链也对照小,人人赚轻松的钱,属于甜蜜期;随后库克掌舵,销量连续走高,代工商们越赚越多,胆子和胃口越来越大,iPhone6系列算是苹果销量上的最巅峰,整个产业链也因此快速地扩大产能,如上海昌硕在昆山建设大面积的楼房,富士康则在河南区域连续夸张,甚至努力考察印度建厂。悲剧的是,自iPhone6怒潮之后,苹果销量就连续走低,等到最新的iPhone Xs系列,订单已经异常飘忽不定,苹果再也控制不了消费者的购置欲望,只能给出“一股子、一股子”的订单,云云状态给整个产业链带来灾难性的影响:

因生产不稳固,工人的技术变得不熟练、装备运行也不稳固,体现在财政上就是成本快速升高,年底打开损益报表一看:好好的利润中央,都被不稳固的订单搞黄了。

依iPhone现在的销售状态,苹果的订单真有些鸡肋的味道“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一方面产业链下游因投入了大规模资源,而且这些资源只能给iPhone生产用,他们只能祈祷新iPhone能够热卖,同时,会起劲地迎合苹果要求,最狠的操作在于“亏钱拿单”,只是因尚存一丝理想,希望其再度绚烂,至于说,因iPhone订单转变造成的损失,他们也就只能发发牢骚而已;相比之下,三星、台积电、LG等上游零部件供应商,则对照潇洒,他们可以把iPhone生产线酿成其他产品生产线,再不爽了,他们也能公然呐喊:希望苹果赔偿自己的损失。显然,云云呐喊更多地策略性的,人人估量都不指望自满的苹果能赔偿任何代工商的损失,但这样的声音越来越多之后,会更有利于“苹果把forecast弄地准确一些”,究竟,牵扯到数十亿美元的资产计划,必须要有确定的人对此卖力。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