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第一股”的背后,还有这些你不知道的往事

  一家企业,抛却曾经的光环,以技术身份重新站到行业前排需要多久?

  百度用了十年。

  2021年3月23日上午,百度在港交所二次上市,象征着百度核心战略与实力的“芯片代码锣”被敲响,瞬间,众多顶尖技术代码汇聚成一片星辰大海。据悉,这面锣是由百度历史服务器主板芯片压制而成,印刻了包括百度世界级AI技术能力代码在内的几十种重要代码。

  AI在百度的战略地位已然明了,但国内很少有人知道,如今这片AI星辰大海的背后,还隐藏着一段与谷歌、微软等国际巨头渊源颇深的往事。一本新书《Genius Makers: The Mavericks Who Brought AI to Google, Facebook, and the World》(天才制造者:那些将 AI 带到 Google、Facebook 和全世界的特立独行者,下称《天才制造者》),拂去了这段科技秘史的微尘,还原了当年的竞拍故事。

  AI嗅觉难敌主场优势

  2012年12月的一天,焦急等待许久的百度收到了一封来自美国内华达州的邮件,邮件内容是:拍卖结束了。作为最早接触对方决策者Geoffrey Hinton的企业,百度对此结果虽感遗憾但并不意外,这在Hinton在即将达成合作前决定“空降”一场竞拍活动时,就有所预料。

  Hinton是谁?对AI感兴趣的人一定有所了解。作为AI领域的三大奠基人之一,Hinton将神经网络计算机算法的演算过程与人脑的思维方式相比拟,甚至在AI发展陷入囹圄时依然满怀信心,最终令AI如水电一般融入现代生活。Hinton本人也因在深度学习方面的突出贡献,在2018年获得图灵奖,成为AI领域举足轻重的人物,被誉为“AI教父”、“深度学习之父”。

  2012年秋天,当时远没有如今知名的Hinton和他的学生们发表了一篇名为《ImageNet Classification with Deep Convolutional Neural Networks》的论文。论文中提到的Alexnet引入了全新的深层结构和dropout方法,在ImageNet图像识别大赛中,将错误率从25%以上降低到15%,打败了彼时拥有顶级硬件和数据资源的Google,获得第一名。

  那时早已决定大力投入AI的百度董事长兼CEO李彦宏,最早注意到了这次突破。在Hinton的论文发表后,百度方面立即向其提出邀约:以1200 万美元聘请 Hinton及其学生,合约期三年。双方进展很快,合作就在眼前。

  但就在协议签署前,Hinton改变了主意,并试图以竞拍的形式将这场交易的价值最大化。而百度在接到其“评估其他邀约”的询问后,选择尊重Hinton的意愿。

  故事发生了转折,甚至影响了未来十年全球的AI行业发展格局。《天才制造者》称:“当百度同意后,Hinton彻底颠覆了局面。”

  Hinton立刻创建了DNNresearch,一家没有产品没有历史,只有他和那两名学生的初创公司,并在律师的建议下主导了这场竞拍活动。此次竞拍参与者包括最先发现并即将与Hinton达成合作的百度、Google、微软,以及英国的AI初创公司DeepMind。

  拍卖过程中,DeepMind因用公司股票竞拍而最早退出,微软也在竞拍价达到2200万美元左右时离席而去。最终只有百度和Google不断给出更高的价格,一场跨国人才聘任变成了中外公司关于AI人才和技术的争夺战。

  据《天才制造者》的记载,竞拍价格一度飙升至4300万美元。双方势在必得,任何一方都不想放弃。然而,当价格达到4400万美元时,Hinton暂停了竞价。最终,Hinton于次日向百度发出了文章开头的那封邮件。他在邮件中告诉百度,公司发送的任何其他信息都会转发给新雇主,也就是Google。

  根据书中的描述,百度在这场竞拍中嗅觉最灵敏、坚持最久、出价最高,却与“AI教父”失之交臂。书中分析:Hinton三人受到“飞机尾烟映照在山景城上”的场景预示;Hinton因后背受伤无法乘飞机来中国工作等等。Hinton后来也表示,这样的结果是他一直想要的,因为“合适的归宿比最高竞标价格更重要”。

  也就是说,最根本的原因可能是:两家公司的中外身份差异。这场拍卖就像一把起跑枪,百度为此做了最充分的准备和最大的诚意,但中国公司但身份成为Hinton与百度牵手的阻碍,在他看来中国公司不能有比外国更先进的技术。

  这场拍卖结束后,一场中外之间的AI”新军备竞赛”开始了。

  塞翁失马十年坚守

  虽然国际对手抢先按下AI快捷键,但百度更加坚定了AI的战略。在当时几乎无人看好的环境下,其将大量资金和人力投入到人工智能领域的研发和探索中,就在竞拍同一时期,百度已经自主研发了国内最大的GPU&CPU并行深度学习平台,在AI领域比国内绝大多数公司布局早得多。之所以对Hinton诚意满满、与国际巨头竞争,百度在乎的是核心技术的自主可控。

  此后,百度不断提高核心技术的研发投入,研发投入占比从9.2%提高到 2020年的21.4%。相关数据显示,百度的AI专利数已经超过10000件,位列中国第一,AI专利申请数量也连续三年蝉联中国第一。同时,百度有260多篇AI论文被国际AI顶会收录,连续两年入选《麻省理工科技评论》“50家聪明公司”。

  在深度学习方面,百度也加足了马力,飞桨平台打破了国外深度学习平台的垄断。日前,权威科技媒体发布的2020年和2019年度“全球深度学习框架排名榜单”显示,百度飞桨已经超越谷歌TensorFlow,成为国内第一、世界第二的深度学习开源框架。

  目前,百度飞桨应用的领域有城市、电力、工业、通信等,在生产难度大、危险系数高的油气行业,中国石油旗下的昆仑数智科技有限公司借助百度飞桨的AI能力,解决了安全合规性检查、大型机装设备故障诊断、机器人智能巡检、特定动作识别,以及油气生产优化方面的一系列难题,效率提高的同时保障了人员与财产的双重安全。

  虽然百度错失了AI教父,但在全球范围内广纳顶尖科技人才的征途没有结束。最新数据显示,百度的员工中研发人员占比已达61%。2020年百度还宣布,将在未来五年培养500万AI人才,在满足自身发展的同时,为中国智能经济和智能社会的发展提供AI人才保障,提升国内AI国际竞争力。

  技术重构价值版图

  2021年3月,政府“十四五”规划提出:“ 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同时强调“要瞄准人工智能、量子信息、集成电路、生命健康、脑科学等前沿领域,实施一批具有前瞻性、战略性的国家重大科技项目”,人工智能在其中优先级最高。

  这意味着未来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建设创新型国家的过程中,将有一大批围绕人工智能的基础设施和应用落地赋能,AI技术对普通用户来说也不再是高岭之花,而是实实在在惠及社会的科技发力点。

  事实上,日常生活中能够看得见的百度产品,几乎都已实现了智能化:打开百度搜索时,图像识别和声纹识别技术能帮助你“识万物”;打开百度地图时,“新一代人工智能地图”能为你语音交互导航;打开百度翻译时,你能用全球200种语言翻译同一句话;小度语音助手语音交互累计65亿次;在智能交通领域,百度在北京、长沙、广州等国内主要城市都进行了智能升级改造,提升了这些城市核心路段的通行效率,而且Apollo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也已经成为这些城市的新风景。

  百度在技术上的持续投入,正在社会经济各个领域厚积薄发,不断推动AI技术落地实践,重构产业和社会的价值版图,助力国家社会发展实现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提升。

  十余年对技术信仰的坚守,最终汇聚成了今日的星辰大海。二次上市致辞中,李彦宏强调称:“百度对技术的信仰没有一丝丝改变。这是百度的二次创业,要始终保持创业者‘朝不保夕’的危机感。”这意味着,以AI公司身份回家的百度,依旧怀揣技术信仰奔赴山海,中外AI赛道的竞争仍在继续。

“AI第一股”的背后,还有这些你不知道的往事本站声明:网页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与本站联系处理。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