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最具创新的航空技术盘点:《微软飞行模拟》游戏在列

北京时间12月7日新闻,据外洋媒体报道,今年新冠疫情对全球商业航空带来了重创,但这并未阻止2020年航空创新的生长。以下是2020年具有挑战性的航空创新,其中包罗:拥有折叠机翼末尾的大型客机、配备人工智能系统的喷气式战斗机、向火星快速推进的核动力探测车,以及美国自2011年以来首次实现宇航员本土发射升空……

 航空创新第一名:美国宇航局喷气推进实验室设计的“毅力号”火星探测器

 在火星外面征采生命迹象的探索者

航空创新第一名:美国宇航局喷气推进实验室设计的“毅力号”火星探测器。

美国宇航局破费几十年时间研究火星的地质结构和化学成分,随着2020年火星义务的逐步开展,该机构正在解决一个主要的生物学问题:这颗行星曾存在生命吗?7月30日,美国宇航局乐成发射一枚火箭,搭载重达1吨重的核动力“毅力号”火星探测器升空,预计将于2021年2月着陆火星外面。它将成为第一个专门探索地外远古或者当前生物迹象而设计的上岸探测器,它与前身“好奇号”探测器十分相似,但它具备探索火星的新功效,例如:SHERLOC光谱仪的壮大激光能扫描岩石样本,寻找不足百万分之一含量的生物分子。研究人员将这些勘察信息和清晰图像,以及PIXL成像系统的数据结合起来,寻找那些代表生命(至少是我们已知的)的分子簇,例如:氨基酸或者脂肪。若是我们能将火星样本带回地球举行深入研究,它们将成为强有力的证据。“毅力号”探测器或许能提供辅助,由于它是首个被设计用于储存样本便于未来义务中送回地球的太空机器人。

 SpaceX公司Dragon飞船

 美国商业载人飞船

SpaceX公司Dragon飞船

5月30日,当宇航员道格·赫尔利(Doug Hurley)和鲍勃·班肯(Bob Behnken)在执行Dragon Demo-2义务时,他们从美国卡纳维拉尔角基地发射升空,这是具有历史意义的一次发射,是2011年以来首次从美国本土将人类送入太空,也是美国历史上第五艘载人飞船首次乐成发射。赫尔利和班肯搭载的是Crew Dragon,配备了SpaceX公司最新21世纪太空航行系统,以及宽大的触摸屏,能够在不需要航行员输入信息的情形下就能到达国际空间站。而且美国宇航局首次将义务控制移交给一家商业公司。美国宇航局休斯敦总部工作人员亲切关注火箭运行情形,而SpaceX公司工作人员卖力治理操控,当8月2日宇航员顺遂下降地面时,SpaceX公司一位卖力人称,迎接宇航员们顺遂回到地面,谢谢SpaceX公司的太空航行,未来商业太空航行将有美妙普遍的远景!

欧洲航天局太阳轨道器

直接凝望太阳

欧洲航天局太阳轨道器

今年2月份,欧洲航天局将一个太阳实验室装入火箭,向太阳偏向发射,美国宇航局帕克太阳探测器避开了直接面向太阳的相机,以及其他粗笨、周详的科学装备,从而便于加倍靠近太阳,而欧洲航天局的轨道航行器则做出了妥协:它停留在太阳较远的区域,但装配了多个仪器,作为首个装配近距离直视太阳的相机的探测器,它的目的是探测太阳风辐射,并跟踪这些太阳风,发现发作太阳风的太阳外面区域。探测器的10部仪器都隐藏在先进的防热罩中,这样能够抵御炽热的太阳射线。

 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的义务扩展运载器(MEV-1)

 使老卫星焕发新生

诺斯罗普__格鲁曼公司的义务扩展运载器(MEV-1)

燃料是卫星的命脉:燃料耗尽就意味着卫星义务的终结。此前的太空义务大多云云,然则首个义务扩展运载器(MEV-1)改变该现状,它将岌岌可危的地球同步卫星从殒命边缘拯救回来。今年2月份,当MEV-1与Intelsat 901通信卫星同时以每小时11265公里(7000英里)的速率在太空中呼啸而过时,MEV-1最先逐渐靠近该通信卫星,作为MEV-1“眼睛”的三个传感器、激光雷达测距仪,能够以毫米精度的距离通过加速引擎乐成捕捉到Intelsat 901通信卫星,随着MEV-1的电子推进装置替换老化的卫星化学推进器,该卫星的硬件可使航行器寿命再延伸5年。该系统的设计能与地球同步轨道上400多颗卫星中的80%实现对接,8月15日发射第二次MEV-2,当轨道器完成一年义务后通常就进入“僵尸状态”,下一步可以对它们星散和“复生”。

 贝尔公司的电子漫衍反扭矩演示器(EDAT)

 直升机上的全新自旋装置

贝尔公司的电子漫衍反扭矩演示器(EDAT)

直升机顶部有一个较大的旋翼,起到起重的作用,而尾旋翼起到反扭矩装置的作用,若是尾桨(通过传动轴、齿轮箱等物理部件与主旋翼内部机械部门毗邻)不存在,直升机就会在空中绕圈盘旋。贝尔公司设计的电子漫衍反扭矩演示器(EDAT)具有差别的功效:其取代机械毗邻的是电子系统。附在主转子齿轮箱上的发电机发生的电能动员机尾四个叶片运转,将发生一种更平静的叶片旋转声音,同时加倍平安。当直升机停在地面上时,主旋翼可以在关闭尾翼叶片的情形下旋转,从而消除对地面工作人员的致命威胁,这是通俗直升机无法实现的。

超音速客机XB-1

超音速客机“卷土重来”

超音速客机XB-1

预计20年后,人们只要支付一大笔用度就可以通过协和式飞机实现超音速航行!但自2003年协和式飞机停飞以来,这种超音速航行除军用之外已被克制使用。今年10月初,初创公司Boom最新宣布一款航行器——XB-1,该航行器将成为未来超音速航行的“跳板”,未来从美国纽约飞往英国伦敦仅用3.5小时或将成实现!XB-1长度21.6米,现在尚未试飞,比设计中的未来客机版Overture小一些。然则原型机的一些元素,例如:使用相机系统可以辅助航行员着陆时看到跑道,将有助于Boom公司未来制造新型协和式喷气飞机,预计XB-1将于2021年首次试飞。

Garmin公司自动下降系统

飞机按钮式着陆

Garmin公司自动下降系统

想象一下,若是飞机驾驶员因心脏病发作等紧要医疗情形而失去行动能力,小型客机上的搭客将感应何等恐怖?现在搭客们不必忧郁了,在一些通用航空飞机上,搭客将有一个新选择:简朴按下一个按钮,可以让飞机下降。自动下降系统将就近选择一个机场,并在准确的时间放下起落架,使飞机平安着陆。若是飞机驾驶员在划定时间内没有操作响应,将通过无线电广播当前状况,并启动自动下降系统。现在,装配自动下降系统的都是小型客机,Garmin公司示意,现已完成1000多次自动下降测试,但还没有在真正紧要情形下使用,我们估量该系统每年可预防美国至少3次飞机坠毁事宜。

  Otto Aviation公司Celera 500L飞机

  私人航行的“子弹飞机”

Otto Aviation公司Celera 500L飞机

我们对通俗航班异常熟悉,搭客肩并肩拥挤地坐在一起,现在Otto Aviation公司最新推出一款私人机原型——Celera 500L,仅乘坐6名搭客,该私人机能将航行成本和时间降至商业航班水平,使通俗人也能乘坐更小、更恬静的飞机。其形状有点儿靠近软式飞艇,后螺旋桨设计可以制造一种被称为层流的空气动力学征象,即空气在飞机上平滑地层级流动。由于该飞机比其他竞争型号飞机更节约燃油,机票价格也响应较低。

 波音公司的“忠诚僚机(Loyal Wingman)”

 配备人工智能系统的无人战斗机

波音公司的“忠诚僚机(Loyal Wingman)”

波音公司设计的这款11.58米长的“忠诚僚机(Loyal Wingman)”颇似传统战斗机,但与之差别的是,该机没有驾驶机的座位,这款无人机配备先进的人工智能系统,可以完成庞大义务,它是空中袭击气力协同系统的一部门。“忠诚僚机”可以完成一些特殊义务,例如:冒险进入危险空域,或者珍爱伴机。每架无人机都有一个完全可移动的机头,地面操控小组可依据义务需要快速替换飞机的有效载荷。

 波音777X客机

 具有折叠机翼

波音777X客机

这款XXL级商业客机于今年1月首次航行,其怪异之处在于机翼末尾可以上下折叠,向上收起机翼时,翼展跨度仅64.9米,但在起飞前,机翼会向下舒展,翼展跨度为71.6米。机翼折叠起到什么作用呢?较长机翼的航行效率更高,但停在机场时,由于空间有限,需要客机翼展缩小。此外,这款伟大客机还配备GE9X喷气式发动机,每个发动机都有一个直径3.35米的风扇。

 微软航行模拟器

 最真切的航行模拟软件

微软航行模拟器

今年新冠疫情对航空业带来重创,然则想钻进驾驶舱的“沙发航行机”有了新的机遇:微软公司最新推出一款大型喷气式飞机版航行模拟器,这是自2006年以来首次推出超真切效果的航行模拟软件。通过人工智能在游戏软件中添加一些华美图像,例如:建筑物形状,这种模拟航行的新方式使飞机在空中操控加倍真切现实。玩家可以模拟坐在赛斯纳172或者波音梦想客机的驾驶舱中,基本不需要上航行课。

 客中巴士的自动空对空加油系统(A3R)

 更平安、更平稳的空中加油

客中巴士的自动空对空加油系统(A3R)

在空中将燃料从加油机加载到战斗机是一项高风险操作,两架飞机都在空中高速航行,数千公斤的燃料在两架飞机之间传输,传统方式是使用一个长吊杆,加油机降至吸收飞机的顶部,然后传输燃料。但空中巴士公司最新设计一种新方式——A3R系统,只需按下一个按钮,就能将这种高风险操作自动化处置,该系统行使加油机下方摄像机和其他传感器监测吸收飞机的位置,然后将吊杆移到合适位置,然后举行燃料传输。现在,空中客机示意,A3R系统可显著提高效率和平安性,并削减人类工作量。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