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瓴腾讯看上新风口:美妆游乐园火了,5000亿市场的下一个泡泡玛特?

马卡龙配色、ins风、网红打卡地、佛系导购、进店可撸一个全妆、剁起手来完全不受控制……高瓴又看上一个新风口——美妆聚集店。

图:THE COLORIST调色师店内的美妆蛋墙

这个新风口不止高瓴中意,投出泡泡玛特的“黑马基金”——黑蚁资源也在重仓。这一新风口还吸引了包罗腾讯、华平、经纬中国、CMC资源、复星锐正资源、真格基金在内的一线资源悉数进场。

市场最新的引爆点来自于这一赛道选手HARMAY话梅的新一轮估值。一位着名机构投资人向投中网透露,HARMAY话梅现在对外融资的报价是一家店估值10亿元,大略推算,坐拥5家门店的HARMAY话梅现在估值高达50亿元。不外这一新闻未获得官方认证。

这个风口,选手是不缺的。以HARMAY话梅、THE COLORIST调色师、NOISY Beauty、WOW COLOUR为代表的选手,在已往一年里急速开店,抢占了屈臣氏们的阛阓位置。

虽然开店速率已经够快,但距离美国版下沉美妆龙头Ulta Beauty来说,这个速率还不够快。Ulta Beauty现在拥有1262家门店,早在2015年就逾越丝芙兰,一举成为美国最大的化妆品零售连锁。看到这里,若是你还没听过Ulta Beauty、HARMAY话梅、THE COLORIST调色师。不好意思,那说明你已经看不懂这届年轻人了,你极有可能错过下一个完善日志和泡泡玛特。

1、没听过HARMAY?你可能错过下一个泡泡玛特

美妆蛋墙、马卡龙配色、仓储式开架设计、佛系导购、上百款大牌小样、拔草后千字门店条记……

这些美妆聚集店成为女生们新晋网红摄影打卡圣地。Z世代们甚至不惜排队两小时,只为去HARMAY话梅打个卡。

这届年轻人到底在想啥?横空出世的新型美妆聚集店为何能俘获Z世代芳心%3F

“最吸引人的是所有的彩妆产物都可以自主试色,试试试才气买买买。”

“不要太好逛,你能明白那种心情么,就是一排排的口红,而且是你基本买不到的断货王,另有整排货架的化妆品,lamer、Lancome,另有试用装,我感受我的荷包要遭殃了。”

“小女孩基本离不开了,看到这个店。致命瑕玷是由于平价产物居多,剁起手来完全控制不住自己。”

线上“种草”的Z世代们在线下拔草后往往会留下门店条记,而这又会吸引更多的人前往探店“打卡”。

克日,投中网亲自探访了THE COLORIST调色师和HARMAY话梅线下门店,两家虽然装修气概截然差别,但也有不少相同点,好比两家美妆店都在装修上花了不少心思,都是开架式、全程自助式购物,BA无强制推销。

从店肆人群画像来看,THE COLORIST调色师店内大部分都是年轻人, 岁数主要集中在20-30岁左右,95%以上都是女性,大部分主顾都是成群结伴。即便在工作日的下昼,投中网也看到好几位穿校服的初高中生进店内购物。

而HARMAY话梅的目的客群主要是小白领和年轻女性。HARMAY话梅北京三里屯店虽然已经开了一年多,但热度不减,哪怕是工作日下昼,店里依然挤满了人。到了周末,甚至要排上1-2个小时的队才气进店。

图:工作日下昼的HARMAY话梅北京三里屯店

年头来势汹汹的疫情对线下商业造成了不小的打击,但这并没有阻挡线下美妆聚集店的的扩张措施。

年头横空出世的WOW COLOUR已在天下开出近300家门店,去年10月落地首店的THE COLORIST调色师已拥有超100家实体店,NOISY Beauty也在广东,江西等省份开设数十家门店。据赢商大数据监测显示,THE COLORIST调色师部分门店日均客流到达1.4万+人次。

行业的爆发式增进让投资机构闻风而逃,大量资源不停涌入。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包罗KK团体、HARMAY话梅、WOW COLOR、NOISY Beauty、妍丽在内的线下美妆聚集店均获等着名基金的青睐。

有趣的是,完善日志、泡泡玛特、名创优品、喜茶背后的推手们也闯入了这一赛道。

图:线下美妆聚集店融资情形

在百货零售领域取得伟大乐成的名创优品显然想再造一个美妆界的“名创优品”。

年头,美妆聚集店WOW COLOUR获赛曼基金10亿元战略投资,而后者系名创优品创始人叶国富所创。

WOW COLOUR前首席执行官杨阳曾分享道:WOW COLOUR的创意灵感来源于一组大数据——2019年6月,公司此前创新性将人气国货彩妆品牌引进旗下家居类零售店,其不到4%的SKU占有率竟缔造了全店一个月40%销售额。

去年10月刚完成1亿美元D轮融资的KK团体于今年7月再次完成10亿元的E轮融资。KK团体成立于2015年,累计融资跨越20亿元,估值超10亿美金。

同月,华平投资、腾讯、星纳赫资源等机构完成对化妆品零售连锁企业妍丽的战略融资,在本轮融资完成后,华平投资成为妍丽的最大股东。妍丽成立于1995年,停止2020年6月,妍丽在天下40多个都会开设了130余家直营门店。

以极简工业风独树一帜的美妆店HARMAY话梅获得钟鼎资源和黑蚁资源的投资,而去年底获得高瓴A轮融资时,只有三家门店的HARMAY话梅投后估值已达5亿。

图:HARMAY话梅北京三里屯店

克日,一位投资司理跟投中网透露,HARMAY话梅现在对外融资的报价是一家店估值10亿元。大略推算,坐拥5家门店的HARMAY话梅现在估值高达50亿元。这一新闻并未获得官方认证。

HARMAY话梅这个估值是否正常?

投中资源董事Charles指出,“HARMAY话梅凭据单店10亿元去估值其隐含了品牌潜力、扩张速率、运营能力等价值,若以明年店面扩张规模、单店模子显示、实现整体销售额等反推其当下估值对照合理,对于线下连锁,若稳固爬坡期短、年扩张速率较快,均是值得被关注的线下新星。”

2、寻找中国版Ulta Beauty

完善日志用四年时间乐成上市,让不少投资机构嗅到美妆行业的伟大商机。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前11个月天下化妆品零售额为3076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进9.5%,高于同期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14.3个百分点。

智研咨询讲述显示,到2022年,中国美妆行业市场规模将突破5000亿元,2023年中国美妆行业市场规模将增进至5490亿元左右。

随着美妆领域线上流量趋于饱和,线下美妆聚集店这一细分赛道也引起了资源的关注。

Charles以为,美妆前几年火的是自有化妆品品牌和渠道电商,线下美妆店是最近几年才火起来,THE COLORIST调色师、HARMAY话梅通过具备特色的产物计谋,针对性的用户画像,快速吸引线下流量,在线上转线下的局势之下,美妆的线下流量似乎正在被各种具备特色的垂直品类连锁朋分。

然而,线下美妆聚集店并不属于什么“新物种”。在此之前,海内美妆连锁店市场不仅有丝芙兰、屈臣氏、万宁、莎莎等老牌美妆聚集店,另有唐三彩、妍丽等本土美妆连锁店。

这个赛道为何能吸引大量资源涌入?

Charles以为,名创优品、完善日志的乐成上市使得HARMAY话梅、THE COLORIST调色师等垂直日用品连锁店在资源市场上有了一定水平上可对标的公司。停止现在,名创优品上市后股价上涨超40%,完善日志上市后股价大涨50%。

图:WOW COLOUR 北京中关村店

经纬中国早在2018年就投资了THE COLORIST调色师的母公司KK团体,彼时KK团体旗下仅有KK馆一个子品牌。

经纬中国告诉投中网,经纬投KK馆是认可KK馆快时尚的轻运营模式。现在,KK馆旗下有KK馆、KKV、THE COLORIST调色师多个品牌,经纬那时也是看中吴悦宁团队连续打造多店型的能力,而且团队能够将店型能够稳固的运营下来。

在经纬看来,作为新一代的消费渠道品牌,KK团体和传统的渠道品牌有两点详细的差别。

第一,KK馆一开始就是整合信息化的模式,数据化的能力强,给门店提供信息化的工具。

第二,KK馆在经纬投资的时刻,已经开了小店,由于选品、供应链和信息化的能力,从库存、SKU等治理效率比传统店高,以是KK馆的小店模子都是可以跑通,且可以快速复制的。

同时投资了HARMAY话梅和KK团体的五岳资源N5Capital合伙人钱坤指出,美妆聚集店的模式要想乐成取决于两点:

一是中国制造能力出众,产物供应足够使得新品牌不停涌现。消费者对品牌的选择是趋于分流的,而不是趋于集中,消费者的不忠诚导致了品牌的生命周期会越来越短。

二是线下品牌必须得背负大量的库存、产物的设计和生产周期的压力,而聚集店的选品模式具有抗周期性,产物组合和库存治理调整能力大大超出单一品牌公司。

图:WOW COLOUR 店内展示柜

也有投资人在这一赛道寻找中国的Ulta Beauty。

Ulta Beauty是谁?Ulta Beauty是美国著名的美妆商品连锁店,也是丝芙兰在北美市场最大的竞争对手。

Ulta Beauty成立于1990年,至今已有30年的历史,于2007年在纳斯达克上市,现在市值达151亿美元。停止2020年三季末,Ulta Beauty在美国拥有共有1262家店,会员数目跨越 3180 万,2019年销售额约为67亿美元。

今年头完成Pre-A轮融资的美妆聚集店NOISY Beauty曾公然示意想成为“中国版Ulta Beauty”。

在新型美妆聚集店崛起的同时,以丝芙兰、屈臣氏、万宁、莎莎为代表的老牌美妆聚集店难掩颓势。早在几年前,这些老牌美妆聚集店就泛起增进阻滞的征象,今年受到疫情的打击,上述老牌美妆店的销售额均泛起差别水平的下滑。

凭据屈臣氏母公司长江和记披露的2020年半年报,今年上半年,屈臣氏全球销售额为736.27亿港元(约合660.07亿人民币),同比下降11%,中国区销售额为88.05亿港元(约合78.92亿人民币),同比下降30%,创下近年来的历史新低。

今年以来,万宁在北京成都、武汉等多地上演“大退却”,而上市公司莎莎国际总市值也由巅峰时期的226亿港元下滑至现在的37亿港元。

在老牌美妆聚集店业绩颓靡之际,新一批美妆聚集店不仅加速在海内市场“赛马圈地”,更有甚者已经实现了盈利。

HARMAY话梅合伙人鞠春茂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话梅最早开业的三家门店均已实现了盈利。“北京店实在开业第一个月就已经盈利了,上海店应该是开业第三个月盈利的。”

3、铁打的年轻人,流水的品牌商

这些刚成立没多久的新型美妆店为何敢跟丝芙兰、屈臣氏叫板,甚至赶超先辈们%3F

在Charles看来,THE COLORIST调色师、HARMAY话梅做的事情在市面上很难找到对标公司。

“话梅卖化妆品小样,你去丝芙兰或者阛阓专柜是找不到的,后者得搭售正装才卖。想买小样的消费人群照样许多的,像商旅人士,包罗许多女生。”

图:HARMAY话梅店内的小样

在经纬中国看来,消费升级和新中产的崛起是开架美妆崛起的大靠山。新一代的消费者对于美妆不再追求大牌,而是加倍追求个性化,THE COLORIST调色师在选品上主打国潮新品牌和入口品牌,加倍相符年轻一代消费者的需求。

开源证券讲述显示,Z世代和千禧年已成为化妆品消费主力军(凭据CIC数据,二者人口合计占比30%,但化妆品消费孝敬靠近60%),新生代美妆消费者的一大突出特征是对国货接受水平提高。

一位THE COLORIST调色师的忠实用户告诉投中网,现在的95后00后没有那么在乎品牌,只要适合自己就可以。“像口红,实在身分都差不多,只要涂上去不干,上色悦目,管它是不是大牌。”

此外,KK馆也抓住了中国一二线都会购物中心招商难的一个机遇。像千平米或千平以上主力店,好比星巴克、Apple、屈臣氏,现在的情形是阛阓可以思量的主力店的店型并不多,而且许多的主力店整个体验、流量接的能力、转化都是相对对照差的,THE COLORIST调色师这样的店就抓住了老品牌下滑的这个机遇,完成了迅速的扩张。

关于这一点,投中网也从购物中心招商司理处获得印证。

现在THE COLORIST调色师、完善日志已经成为阛阓的主力店,他们无需向业主支付牢固租金,可以接纳租金抽成的租金支付方式。“若是提点的话,就要双方核算一个平衡提点,3-7%不等,最终也是双方核算究竟是付租金划算照样提点划算。”

除了新消费群体的崛起,以及享受减免租金的盈利,经纬中国还指出,HARMAY话梅、THE COLORIST调色师的崛起,主要是新一代线下美妆店的场景营造能力比传统的美妆店强太多,在气氛、选品、陈列会制造让人感动消费的感受。相比起来,像屈臣氏、丝芙兰这种传统美妆店虽然也一直在创新,然则始终没有太大转变,归根结底照样这些新的渠道品牌的创新基因就很强。

图:THE COLORIST调色师北京奥森店

气氛的营造让中年人剁起手来都停不下来,一位丝芙兰的忠实用户最近途经THE COLORIST调色师随便逛了下就消费了500大洋。“价钱确实廉价,品类许多,会激发人囤货的动力。不外就是图个新鲜,新鲜劲事后,复购意愿低。从品质上看,暂时还摇动不了我们这些35+的中年人。”

在详细的经营计谋上,HARMAY话梅合伙人鞠春茂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示意,HARMAY话梅现阶段的运营计谋是依赖大品牌引流,靠中小品牌拉升利润空间。现在大牌和中小品牌销售占比大致在64开,大品牌6,中小品牌4,同比来看,中小品牌的销售占比在提升。

五岳资源N5Capital合伙人钱坤曾示意,KK的杀手锏是先搞定供应商,组合出好产物,消费者大量购置,再去搞定阛阓,搞定阛阓后大量开店销售规模就会大幅上升,再从供应商处争取到更好的商务条件,这是一个正循环的历程。

在钱坤看来,KK和HARMAY等渠道赚的是供应商和商业地产的钱,不能赚消费者的钱。

现在势头正猛的新一代美妆聚集店究竟是资源催生的泡沫,照样能最终取代屈臣氏、丝芙兰的新物种?

“有一段时间经常喊线下已死,时间是个磨练大师。”一位创业者这么感伤。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