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 IoT 公司两年收入过 10 亿

“去年我们(海康威视总收入)498 个亿,萤石自力核算是 17 点几亿。萤石 CEO 蒋海青这样总结 2018 年萤石的成就。

2012 年,美国 Dropcam(后被 NEST 收购)互联网摄像机掀起的浪潮让海康威视意识到,互联网智能安防在消费者领域或许是个新的机遇。那时,蒋海青就职的海康威视已经身处国际 toB 和 toP 安防领域的第一阵营,但公司未来怎么生长已经在内部引起了讨论。那时正值移动互联网兴起,这加深了包罗蒋海青在内的管理层担忧,「若是整个天下转变而你太守旧,太恪守原来 toB 市场,(公司的未来就会被限制)」。

(萤石 CEO 蒋海青,他是海康威视首创团队成员之一)

toB 的生意能不能依赖移动互联网酿成 toC 的生意呢?2013 年,蒋海青给出了谜底。在他的主导下,一个新的消费级营业部门出现在了海康威视内部。随后三年,这个实验性子的部门用家用安防摄像头等一系列产物试探着消费市场的风向。到 2016 年,部门从公司自力出来,成为一家海康控股、员工跟投的创业公司—萤石网络。

作为一家创业公司,萤石的成就无疑是瞩目的。在整个智能家居市场中还在钻营生计的情况下,2017 年,萤石年收入跨越 11 亿元,2018 年则跨越 17 亿元,现在公司已经盈利。在海内,险些所有科技公司都愿意信赖,未来智能家居会是一个万亿级别的市场。但整体来看,现在仍然只有有限几家巨头通过差别的手段渗透市场,站稳了脚跟。而萤石是其中少有的创业公司。

从摄像头到生态,从智能安防到智能家居

「在消费者市场上多学习,包罗一些友商,像小米的模式。」客观上来说,萤石和小米在智能家居市场是对手,但这家公司并没有掩饰自己曾向小米学习。若是说 Nest 让蒋海青萌生出做消费级营业想法的话,怎样在市场中定位自己或许是小米给了萤石启发。

作为海康威视旗下的一个营业部门起步时,蒋海青说自己最最先做的并不是智能家居,而是互联网智能安防。但在自力之后,萤石正在由一个消费级安防摄像头厂商转酿成为一个主打平安看法的智能家居品牌。产物也从单一的摄像头转变为包罗智能门铃、门锁、扫地机器人在内的多元生态。

今年 5 月 28 日,萤石在上海举行了一场新品公布会。在会上,萤石一口气推出了包罗智能视频指纹锁、扫地机器人、萤石新品宠物喂食器在内的多款全新硬件产物。更主要的是,萤石 CMO 郭航标在会上首次确立萤石「1+4+N」智能生涯 IoT 生态打法:以一个萤石云视频 App 为重心,搭载包罗智能监控、智能入户、智能控制、智能机器人在内的四种萤石自研焦点硬件,同时对外开放对接智能照明、智能影音等子系统的互助生态。

(萤石希望构建一整套智能家居产物生态)

互联网厂商的智能家居生态打法简直启发了萤石。不外,在怎么往前走方面,这家公司也有自己更为独到的优势。依附海康威视的在视频安防领域的手艺积累,萤石有自己区别于其他智能家居厂商的定位:以「自动平安」手艺为焦点构建平安的智能家居生态。

「自动平安」被蒋海青视作萤石智能家居产物生长的重点和大趋势。具有「自动平安」手艺的产物比起只有被动监看和录像的摄像头产物要加倍智能,能针对情景行使人工智能等手艺作出提醒、警示等反映。

萤石现在已有的几款智能入户产物就有这样的功效,只要生疏人在门前晃来晃去,智能猫眼摄像机通过人脸识别将相关画面通过移动互联网推送给用户,提醒用户注重。而在以前,只能事后被动地追溯信息。另外,据蒋海青先容,在下一代产物中,他们会让产物自身具备更智能的反映能力。好比,除了将相关信息讲述给主人,还会询问门前的生疏人的身份,并给出忠告。

(萤石设想的智能家居生涯)

虽然产物以母公司海康威视突出的视频手艺为亮点,但这并不意味着萤石自己不投入研发。萤石自研的萤石云已经是公司主要的营收泉源。蒋海青告诉极客公园,萤石云服务营业,逐日付费用户占逐日新增用户的比例更是高达 40% 以上。

萤石的 PaaS 平台是萤石最主要的护城河之一。蒋海青以为,互联网厂商的公有云提供的服务更适合 SaaS 厂商,应用层为主。对于像萤石这样旨在做 IOT 物联网的企业来说,PaaS 云必须自己做,研发投入确实比只做硬件不做云平台的企业要高,然则这不仅可以给用户提供更好的性能、更低的成本,同时保证了全链路的平安性。

在市场策略方面,萤石则更靠近华为模式。据蒋海青先容,萤石一直强调线上线下并重,在产物上走中心门路,既有中高端产物,也有主打性价比的低端产物。事实上,在 5 月 28 号的公布会上,台下坐着的有相当一部分是萤石的渠道商。

智能家居市场的焦点壁垒和想象空间在那里?

在智能硬件生态之外,萤石在品牌策略也区别于许多硬件厂商。在蒋海青看来,一个产物若是想从市场中脱颖而出,必须占有用户心智,不停地给消费者重复怪异的品牌定位。他以可乐为例,「用户一听到可乐基本就联想到可口可乐,是不是这样?」。

详细到产物上,蒋海青选择的品牌门路并不是性价比和黑科技,而是「平安」。「我们从平安这个角度,平安的智能摄像头,平安的智能锁,平安的扫地机器人,人人好奇扫地机人的平安是什么,它会智能地识别绕开袜子、电线等举行清扫,是不是一种平安?这样都跟平安相关了。」在他看来,这是相符人类本质需求的定位——马斯诺需求原理中第一层是生计,第二层就是平安。

这种品牌策略也在萤石的产物和云服务中被贯彻。萤石产物中,「平安手艺」一直被摆在前线。蒋海青以为萤石的产物具备「网银级的平安」——视频是加密的,信息传输也是加密的。好比,在萤石的产物中,除了用户的 App 上需要输入密码,摄像头自己也有一个密码,除了用户自己,后台看不到用户的视频。

(萤石的焦点硬件产物基本都与「摄像头」有关)

为这种「平安」背书的是种种海内外的认证证书,好比 ISO270001、CSA-STAR、等保三级等专业认证。在蒋海青看来,这是当前最有用的手段。除了行业的专业检测证书,没有更好的设施给消费者证实自己产物的平安性了。在 5 月萤石上海的新品公布会上,产物负责人拿出数张行业内最新的证书数据,给底下的观众证实公司在平安手艺领域的实力。

在蒋海青看来,「平安」的手艺和「创新」同属萤石的护城河。在他看来,企业需要不停的创新,而不是一味强调「黑科技」,「一天到晚说自己黑科技的我以为都不是什么黑科技,你的黑科技术黑多久,过不了半年就被追上……你是不停地往前跑才气拉开距离,护城河不是静态的,是动态的,你不跑这个护城河就缩短了,你跑就拉开了。」

不外,在消费级市场中耕作 6 年的蒋海青眼中,萤石所处的行业——智能家居领域并未真正火爆。相比竞争对手,他坦承萤石当前最大的挑战是市场自己,现在最大的难点照样用户教育问题。

据他透露,萤石的数据显示现在为智能家居产物买单的大多数照样有 IT 靠山的人群居多。他强调,「很多人不是不接受我们这样的产物,而是不知道有这样的产物」。萤石提供的数据似乎也印证了他的看法,现在萤石的用户群体主要为 25-45 岁从事 IT 行业的男性。至于解决设施,在蒋海青看来,这个市场的发作只能通过长时间的培育和守候,让更多的人知道有这样的产物存在。

但话头一转,蒋海青又一定了这个广漠市场的潜力。仅以消费级的安防产物市场论,相关数据显示,在中国,民用安防市场仅占安防市场总产值的 6%,而最先生长安防产业的美国,民用市场产值则占总产值的 50% 以上。我国人均安防产物的支出也远落后于西欧和日本等发达国家,只有英国的 1/9、美国的 1/7,韩国的 1/5。而凭据 IDC 的讲述,未来几年,智能安防大致占智能家居的 20%,在蒋海青眼中,以全球视角看,在这块广袤的智能家居市场中,哪怕只这拿下 20% 的份额,分量也已经足够重了。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