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最特立独行的富豪离开:去夏威夷做桃花岛主

又一位亿万富翁宣布脱离加州。他是硅谷最特立独行的超级富豪,最好的偕行同伙是乔布斯和马斯克。

甲骨文创始人兼董事长 埃里森(Larry Ellison)

在特斯拉CEO马斯克宣布自己已经搬到德州之后,他的好同伙甲骨文创始人兼董事长埃里森(Larry Ellison)也宣布自己已经告辞加州。不外,这位身价跨越800亿美元的全球第七大富豪并没有去低税率的德州,而是去了度假胜地夏威夷州。他在那里拥有一整个岛!

在上周宣布甲骨文总部搬迁到德州之后,埃里森本周通过内部邮件向员工示意,自己已经搬到了夏威夷第六大岛拉奈岛(Lanai)上,未来将通过Zoom等远程协作手段继续事情。埃里森甚至还在邮件落款用夏威夷语Mahalo来替换英文中的“谢谢人人”一词。

埃里森实际上早就是拉奈岛的“岛主”。他在2012年花了5亿美元买下这个岛98%的公共土地。除了拉奈岛住民自己的私人房产,整个岛险些所有的土地都是他的私人财富。在已往几年时间,埃里森逐步将这个岛从原先的农业种植园革新成了一个豪华度假胜地,而3000多原先岛民大部门都成为了他的雇员。为了开发这个岛屿,埃里森甚至还买了一个航空公司Island Air。

此前甲骨文宣布将总部从加州红木城搬迁到德州奥斯汀。但需要强调的是,无论是特斯拉照样甲骨文,都是将公司总部注册地转移到德州奥斯汀,未来主要在德州举行扩张,这样可以享受到德州的低税收待遇。德州的企业羁系加倍宽松,企业税赋也比加州低许多,劳动力雇佣成本更是远低于硅谷。

但这并不代表这些企业巨头要关闭硅谷园区,员工是否合并到德州事情也全凭自愿。相比硅谷高昂的房价和生涯成本,德州的生涯加倍亲民宜人。而且,德州没有州小我私家所得税和资源利得税,加州这两项都是全美最高。对于主要持有股票的科技公司高管与员工来说,去德州可以省下大笔税款。

今年宣布总部搬离加州的科技公司包罗特斯拉、甲骨文、惠普企业、Palantir(搬去科罗拉多州)等等,而AMD等公司实际上已经早将主要职能都转移到德州奥斯汀园区。而脱离硅谷的科技亿万富豪包罗了马斯克、埃里森,另有早已脱离硅谷的彼得·蒂尔(Peter Thiel)、Palatir团结创始人兼CEO卡普(Alex Karp)、风投富翁拉波斯(Keith Rabois,去了佛罗里达)。

省税当然是最主要的缘故原由,加州的州小我私家所得税最高税率和州资源利得税都是全美最高的13.3%,而德州根本就没有这两种税。即便是夏威夷的所得税也显著低于加州。而加州民主党主导的议会还在计划继续上调对富人的所得税最高税率,增加收入用于社会福利。

此外,政治缘故原由也是超级富豪希望脱离的主要缘故原由。彼得蒂尔脱离硅谷,是由于之前公然支持特朗普总统,成为了硅谷的众矢之的;卡普脱离加州,是由于Palantir由于卖力为美国政府举行大数据情报分析,成为了邪恶的象征,此前帕罗阿托的硅谷总部经常遭受抗议。马斯克脱离加州,是由于不满加州政府在疫情时代对特斯拉的限制。

甲骨文搬去德州,埃里森脱离加州,或许也存在着部门政治缘故原由。甲骨文或许是与特朗普关系最为亲切的科技公司,甲骨文CEO卡茨(Safra Catz)在2016年底就加入了特朗普的过渡团队,而且公然示意“自己支持特朗普总统”,一度引发几位高管告退抗议。她还曾经是特朗普政府财政部长和国家安全照料的候选人。此外,卡茨还曾经和蒂尔一道去白宫加入特朗普的宴会。

今年年初,埃里森还在自家高尔夫球场为特朗普举行筹款流动,为后者的大选筹集了跨越万万美元的资金。这一投资给甲骨文也带来了丰盛的收益。在甲骨文起诉谷歌Android侵略Java专利权的诉讼中,美国司法部公然支持甲骨文,这一索赔百亿美元的世纪诉讼在经由十年之后,终于到了美国最高法院举行终审,看起来保守派大法官更倾向于支持甲骨文。在美国政府强迫TikTok出售的买卖中,甲骨文也成为了大赢家。

但投资押注大选总是有政治风险的。现在拜登已经确定成为美国下任总统,甲骨文也将从最接近白宫的公司酿成与白宫最冷淡的企业。正好是在大选效果揭晓之后,埃里森将甲骨文总部转移到共和党大本营德州,自己又宣布定居夏威夷度假岛。埃里森在全球诸多富豪区都有豪宅庄园,单是加州就包罗硅谷、马里布以及Palm Desert等地。

毫无疑问,埃里森是硅谷最特立独行的亿万富翁。他行事高调张扬,性格嚣张跋扈,竞争不择手段,炫富从不收敛。正是由于这种性格,埃里森将乔布斯视为自己的毕生知音,也和马斯克惺惺相惜。他是特斯拉的最大小我私家股东之一,也是董事会成员。

和乔布斯与马斯克一样,埃里森的毒舌也从来不闲着:微软的盖茨、谷歌的佩奇、SalesForce的贝尼奥夫、亚马逊的贝佐斯、惠普董事会、Facebook的扎克伯格,都曾经是他无情讽刺和奚落的工具。而在小看贝佐斯和扎克伯格这方面,埃里森和马斯克会有许多配合语言。不外,谷歌两位创始人是马斯克的密友和投资者。

和硅谷其他理工男超级富翁的低调生涯差别,从小就嚣张的埃里森从来都不知道什么是低调,华服名表香车豪宅私人飞机奢华游艇,生涯的险些每一个细节都充斥着奢华。埃里森是个异常“专一”的男子,从20多岁到70多岁,他始终都喜欢年轻玉人。

而海洋则是埃里森最贪恋的领域。他花了3亿美元打造全球顶级奢华游艇Rising Sun,每个规格都要压过微软前创始人保罗·艾伦(Paul Allen)的豪华游艇章鱼号。最值一提的是,埃里森花了3亿美元打造了甲骨文帆船队,为美国赢得了两座美洲杯,贪恋航海的他甚至亲自参赛。

埃里森最喜欢的就是冒险和刺激。其余亿万富翁买的是一架私人飞机,埃里森买的是一个机组——除了波音、湾流这种常见商务机,甚至另有两架真正的战斗机,而且他自己开!埃里森拥有战斗机飞行员执照。他甚至曾经开着战斗机,从旧金山金门大桥的桥下掠过,这是一个异常高难度和危险的专业演出动作。

埃里森最浏览的同伙是乔布斯。两人有着太多相似之处,桀骜不驯,恃才傲物,贪恋日本文化,另有配合的竞争对手盖茨,而且埃里森和乔布斯都以为盖茨是个没品位的呆子。2001年的时刻埃里森还曾经短暂逾越盖茨,当过天下首富。

从某种意义上说,甲骨文就像是企业软件市场的苹果。当九十年代中后期苹果陷入困境的时刻,埃里森还曾经还想过买下苹果让乔布斯来运营,圆了后者的回归梦。厥后老乔果真以救世主的身份高调回归苹果,开创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埃里森2003年第四次娶亲时,乔布斯甚至亲自充当他婚礼的摄影师,这绝对是全球最贵的摄影师。当2011年乔布斯去世的新闻传来时,正在加入甲骨文OpenWorld大会的埃里森情绪异常降低,他永远失去了最懂自己的挚友。

一个逝去的时代,一个个脱离的传奇。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