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首席设计师Franz线上分享Model 3、Cybertruck设计理念

【TechWeb】从第一台ModelS原型车,到尚未交付的Cybertruck,现任特斯拉首席设计师Franz von Holzhausen介入了Tesla所有车型设计。

2012年,Franz设计的ModelS下线,这台车完全有别于那时的其他燃油车,以柔和而富未来感的线条,赢得了首批特斯拉车主的青睐,并辅助那时这家初创电动车公司进入发展的“快车道”……在2021年即将在中国量产的Model Y——这台“跨界”SUV上,你能清楚地感受到Franz想要强调并延续下去的标志性设计语言。我们甚至可以预见,若是马斯克愿景中的“可连续能源设计”成为传奇,这位天才设计师也必将随同Tesla成为传奇。

12 月 1 日,TechWeb等媒体受邀加入特斯拉首次举行的线上T-talk 分享会,与特斯拉首席设计师Franz von Holzhausen举行了一场远程对话。

图,Franz于线上与北京、上海、广州三地媒体相同

Q:特斯拉的设计理念是什么?您在设计过程中灵感往往来自于哪些方面?

Franz:总体来说,特斯拉没有详细的设计理念来限制特斯拉车辆的外观设计。你可以看到Cybertruck的设计异常怪异,可以说它实在是打破了许多人人可能以为的特斯拉设计原则。我以为好的设计是要漂亮的、隐形的,而且要效率高、能解决问题,且解决问题的方式让人很放心。

·好比ModelS/3/X/Y车型,你可以看出许多相似的设计。这是我们刻意为之的,背后的原则是要让车辆看起来很漂亮的同时,也要相符空气动力学原理,让车辆行驶变得加倍高效,这样可以降低风阻,我们还要思量到用更少的电池到达更大的行驶里程。

·其次我们希望让我们的设计理念可以在所有的特斯拉产物上落地,这异常强调的就是效率。此外我们会用第一性原理,将一些工程设计的原则融合在我们的设计理念上,这样可以让我们用最好、最简朴的方式来让设计理念真正落地。

·在设计灵感方面,举例来说,像ModelS的设计灵感,实在是我们把Model S看成一个运动员。运动员的体格和形状异常讲求效率,没有任何肌肉是多余的。以是我们设计产物时,一方面设计要有吸引力,一方面要相符空气动力学效率。此外,我们希望车辆的尺寸不是异常大,可以更利便停车,然则内部空间又异常大,这样坐在车里感受异常恬静。ModelX这个鹰翼门也是有关效率和雅观。

Q:说到Model X,那时设计鹰翼门的灵感在那里?

Franz:那时 Elon 和我在讨论,怎么能让这辆车异常利便。像 SUV 这种车型,有时刻第二排、第三排搭客上下车不利便。一样平常车门有两种打开形式,一种是传统的推拉门,需要更大的开门空间,一种是侧滑门,两者都不那么利便。以是我们就要好好想一想怎么上下车对照利便,不占地方,且尽可能拥有最大启齿。

以是我们思索可以在车顶设置一个支点,让车门往上打开。于是我们设计了鹰翼门,让车门的打开空间更大,且不占地方,让搭客进入第三排加倍利便,同时这个车门开启的时刻又异常炫酷。

Q:Model 3的内饰极简水平令人惊叹,也有人会由于设计过于简朴误以为简陋,您若何评价Model 3 的设计?

Franz:在设计Model 3时,我们思索了三个问题:我们希望车辆的内饰设计有一些创新,让车辆变得更高效;我们以为自动驾驶是趋势,以是我们在思索未来的内饰设计转变趋势若何;我们在重新思索若何让搭客在车里拥有更佳体验。

而将这三点连系在一起来看,我们会发现许多传统车的设计,硬件、镀铬金属等很快就会看起来老旧,我们想做到永不外时的设计,给用户空间感,让用户真正可以关注整个车机系统。

以是我们做出了这种设计,其中最要害的是车机系统能够不停改善、升级,包罗用户在车内和屏幕之间互动的体验,都可以升级。而其他内饰是我们让它刻意不要那么显著。可升级的车机系统和极简气概,可以让车辆的设计永不外时。

此外Model 3的内饰有许多让我们异常自满的地方:

整车无真皮:我们在车辆内饰中没有用到任何的动物皮毛,以是我以为哪怕是这种合成的皮革,看起来也可以异常高级;

隐藏式出风口:在Model 3上你们看不到传统的出风口,整个隐藏式出风口的设计是异常稀奇的,这是举世无双的,我们看到许多人都是想实验这种设计,然则现在还没有做到;

玻璃天窗:我们在思索若何把ModelS里异常好的元素,把它做的小一点,用在Model3中。

由于从某种意义来看,Model 3很像小的ModelS。例如我们把Model S的玻璃车顶用在Model 3上,使得第二排座位上面是玻璃车顶,营造异常宽阔、比现实空间更大的视觉效果,这是异常怪异的;

总体来说,Model 3的整体设计会很简约、时尚、空间大,而且它看起来举世无双,且永不外时。

Q:你以为在设计方面,Model 3哪部门最有挑战?

Franz:我们做任何一个项目总会去挑战自己,到底什么是解决问题最好的方式,什么是能够打造最好体验的最好方式,以是每一部车都有它自己的挑战。Model3是针对全球市场的,我们希望Model 3可以知足差别区域搭客、驾驶员的需求,不管中国、美国、欧洲,照样其他地方,这自己就是伟大挑战。

此外,当我们设计Model 3时,发现它的结构与其他内燃机汽车完全纷歧样,它另有一块电池,这是我们的另外一个挑战。有趣的是,在我们设计完这台车后,我们发现这台车拥有更多有用的空间,有前备厢,另有包罗蕴藏格,这样让整车加倍天真。

总之每一个项目都有挑战,我们是想办法可以做到最好,将产物做到最好,解决这些挑战。

Q:说到挑战,我想到了去年公布的Cybertruck,它更像是一个探索火星的汽车,您的设计灵感是来自那里?

Franz:实在我们思量做皮卡已经很久了,我们也实验了林林总总的解决方案,想办法去解决纯电动皮卡遇到的挑战,而且希望可以做的异常好,希望有异常大的影响力。

在美国,福特、雪佛兰、克莱斯勒、道奇等厂商在皮卡市场很强,特斯拉想要进入皮卡市场很难。不外,这些皮卡车长得差不多,险些五六十年都没有什么改变,很传统,我以为这里是有机遇的,可以打破一些通例,通过我们解决问题的方式,和怪异的想法打造出全新的皮卡样式。

首先我们以为皮卡应该是异常强悍、耐用、粗犷的,可以应对林林总总的问题,但现在皮卡外面的涂层很懦弱。以是我们希望皮卡要有一个异常耐用的外观和异常强的外骨骼,要异常异常耐用,不能能把它弄坏的。于是我们想到了不锈钢,然则不锈钢很难成形。我们又去想怎么样可以设计最简约的外观,于是我们就去参考其他的一些车,包罗战斗机,再看其他的一些交通工具,这些成了我们的灵感泉源。

以是人人能看到,现在Cybertruck选的质料并不是稀奇容易成形,以是我们要从其余地方吸取一些灵感,走一些差别寻常的形状,这样可以用上这种质料,而且看上去异常简练,很有线条感,也是十全十美的;以是我以为这是一个异常好的方式,让人人看到实在皮卡纷歧定是根据70年以来牢固的模式设计,皮卡也可以做的异常纷歧样,而且同时不牺牲任何它所有的功效。

Q:皮卡车型在美国比中国更有人气,那Cybertruck是为专门为美国市场生产的吗,有没有思量到中国市场?

Franz:我们设计并没有要专门针对哪一个市场。

人人知道,在皮卡的销售当中,美国一直是最大的一个市场,在美国它的销量是异常大的。但我们若是是要设计的话,我们肯定是思量到它能不能有一些特征,能在全球主要的大市场上都可以用到,我们希望它可以走向全球。

Q:你们有没有专门针对中国市场做过一些思量?

Franz:中国市场一直是我们重点思量的一部门。我们的目的是,能够在中国做造型设计、工程设计,而且能够推出针对中国市场的一个车型,我们会为之起劲。

Q:特斯拉现在的设计主打屏幕交互操作,而在中国语音交互逐渐成为主流,特斯拉这个领域有什么新的计划?

Franz:我们一直是在连续改善的。我们并不是说向市场推出来一辆车,让它在市场一直做下去。而是我们会听取所有人的反馈,然后不停反思,不停改善设计。

我们听到的一个反馈是,我们在互动交互上可以做得更好。

Q:关于未来的产物设计有可以透露的信息吗?包罗Cybertruck会用到一些稀奇的质料,可以给先容下吗?

Franz:固然希望有所突破,我们在设计每一个产物的时刻,都是希望做到同类最佳。

然则Cybertruck用的,纷歧定是我们下一个车马上可以适用的。好比Cybertruck可用的,然则对于Model3和ModelY来说纷歧定是适用的。

我们会分别看每一个产物,看看每一个产物上有哪些最佳的决议,最佳的可行设计方案,都是围绕详细的产物来睁开的。我们希望可以做到每一个产物都是围绕它的一个最大的效率来睁开,我们的确有一些项目,真的很希望以后有机遇和人人分享。

Q:特斯拉实在不只是一个汽车产物,更多像一个科技产物。您有没有受到汽车行业以外的启发?

Franz:我们一直都市关注汽车行业的发展趋势。无论是设计层面,照样头脑层面,我们面临的挑战都在于若何打造出未来产物。我们现在设计出的产物可能未来两年才会生产出来,而到那时刻看,现在的设计有可能在两年之后就不适用了,就不是一个异常好的解决方案了。

时尚行业就有这样的例子,某个想法现在看挺好的,然则等到生产出来的时刻,发现这个已经是过去式了,没有人要穿了。因此,我们会去看这些趋势是怎么样的,然则我们不想拘泥于别人做的事,我们的目的是战胜生产方面的挑战,想找到完善解决方案。固然,我们也会关注各种行业的设计情形,包罗航空航天领域。其它行业给予我们的启发在于,让我们起劲思索未来我们应该怎么做,而不是一味看别人怎么做。

Q:您是怎么和工程师去互助,去实现您的设计的?能不能举一些例子?

Franz:首先,特斯拉是依赖团队在运转,而并非某一小我私家。我们已经逐步确立起了一个异常优异的团队,若是不靠这个团队,我们所做的事情就不能能实现。特斯拉的许多想法或偏向来自于马斯克本人,他拥有许多的创新想法和解决方案,因此可以给予我们许多启发。作为设计师,我们团队希望设计出最酷的、最创新的产物,所有人都希望介入在内。马斯克也在不停推动我们,让我们想出逾越极限的解决方案,想一些别人想不到的器械、未来异常需要的器械,而这些往往需要一个团队通力协作。

若是没有工程专家、生产制造方面的专家,我们就没有办法实现我们的想法创意。我们提出精彩的想法创意,然后和优异的工程师及生产团队互助,以此打造出推翻式创新的特斯拉产物。对此,异常感谢可以和这么多团队成员一起互助,这是一种异常怪异的履历,相当于差其余部门、差其余学科举行互动,然后通过快速决议,来实现我们的目的和愿景。

Q:另有Cybertruck和Model系列车型有异常大的差异,这种转变是若何发生的?

Franz:我们希望用一个新的生产方式打造一款既坚固耐用,也让人人印象深刻、让人人异常想领会的产物。消费者第一次见到Cybertruck时,以为它虽然看起来简练但异常有个性,这点在我们看来异常主要。Cybertruck将生产、工程和设计连系在一起,让你见到它的第一眼,只管不会说这个车很美,但会以为它异常有吸引力,想去好好看一下这个车到底是怎么回事。

整体来说,Cybertruck设计简约、性能高效,整个材质能够给予它比其它通俗卡车更好的性能。它拥有宽阔的装载空间,比同尺寸的车做得更好。自动驾驶手艺的加持下,可大大缓解驾驶者的疲劳感。设计Cybertruck是一个很有挑战的项目,我们需要做到新颖、怪异,需要勇敢。因此,我们必须满怀信仰。由于我们怪异的诠释方式,最后设计出来的Cybertruck拥有三角形造型,让人人以为异常有吸引力。(完)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