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酒旅业务悄然下线 “关停并转”背后的财务困境

5月24日早间有媒体报道称,滴滴旅店旅游营业已经在内部暂停探索孵化,现在该营业负责人已经转岗到GR部门,而内部员工也基本都转岗或者被“优化”裁员掉。

5月24日早间有媒体报道称,滴滴旅店旅游营业已经在内部暂停探索孵化,现在该营业负责人已经转岗到GR部门,而内部员工也基本都转岗或者被“优化”裁员掉。

该新闻称,滴滴自2017年下半年即最先从票务切入结构酒旅营业,但因第二次顺风车事宜的关系,原本应于2018年秋季上线的酒旅营业一直未能上线。

财联社记者就该新闻向滴滴方面求证,但停止本文发稿仍未获得其回应。

作为非出行主业,滴滴酒旅营业悄然停摆并不意外。事实上,自从滴滴在2019年开年调整经营策略以来,非主业领域的营业就不再是滴滴的工作重点。

2019年2月15日,滴滴CEO程维在月度全员会上宣布将做好过冬准备,2019年将对非主业举行“关停并转”,对营业重组带来的岗位重叠和绩效不达标的员工举行减员,整体裁员比例占到全员的15%,涉及2000人左右。同时,2019年滴滴将在平安手艺、产物和线下司机治理及国际化等重点领域加大投入,继续招聘2500人,2019年年底员工总人数将和去年底的13000人持平。

相较于酒旅营业,更早被关停的是外卖营业。在2月份滴滴宣布“过冬设计”后数日,滴滴外卖就成为首个被曝关停的非出行营业,该营业上线一年多共计开拓5个都会。

从滴滴年后的营业动态上看,基本遵照了程维的调整设计,其主要精神集中在出行营业领域。财联社近期从滴滴内部人士处领会到,滴滴现在仍在对顺风车营业举行平安整改,同时在共享单车上也加速结构措施,如在北京使用新生产的青桔单车置换老旧的小蓝单车。

该人士强调,“滴滴2019年最主要关注点和投入点照样在平安上。”

只管营业整体收缩调整,但外界依然忧郁滴滴的财务状况。今年年初,滴滴被曝2018年延续巨额亏损,整年亏损额高达109亿元,延续6年未能实现盈利。

2018年的顺风车事宜使滴滴的企业公众形象受到严重损害,这一事宜不仅让滴滴最赚钱的顺风车营业下线至今仍未恢复,也让滴滴不得不支付伟大成本用于提升搭客平安系数和修复企业公众形象,现在这一成本的详细数字尚未可知。

除此之外,滴滴今年在外洋营业和自动驾驶上的结构毫无疑问也将带来成本的提升。公然资料显示,滴滴正在追求进入南美多国的网约车市场;同时,滴滴在3月建立了上海滴滴沃芽科技有限公司,以建立实体项目公司的形式,进一步提升了自动驾驶在滴滴营业系统中的职位。

开拓生疏的外洋市场和以人工智能挂钩的自动驾驶均系“烧钱项目”,这对于连年亏损的滴滴压力不可谓不大。在企业口碑严重受损、新兴营业如日中天之时,滴滴短期内财务状况恐不容乐观。在此种情况下,卸除辎重营业轻装上阵,或是无奈却不得不做的一个选择。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