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公司IPO最新详解,下一个“巨人”在哪里?

 巨人网络、完善天下等部门实力雄厚的游戏公司早已外洋退市,而且选择A股再次上市,也进一步证实海内资本市场对游戏企业价值的认可。我们通过产物的数目、可连续性、透明度、版权及产权纠纷等问题,一窥尼毕鲁科技、奇虎360、世纪华通(盛大游戏注入)、4399、乐元素、蜗牛、趣炫网络、米哈游、多益网络、柠檬微趣等公司的漫漫IPO之路。
  游戏行业IPO越来越受到关注,2016年我国游戏行业上市公司平均营收靠近20亿,平均净利润跨越5亿元。
  相比已往外洋上市的火热,巨人网络、完善天下等部门实力雄厚的游戏公司早已外洋退市,而且选择A股再次上市,也进一步证实海内资本市场对游戏企业价值的认可。
尼毕鲁科技
  然而“最高估值市场”遇到“最严证监会”。11月7日成都尼毕鲁科技的IPO申请就被发审委否决,再次引发了关于游戏企业上市的讨论。
  尼毕鲁科技旗下的tap4fun一度是出海手游公司中的翘楚,曾在2012-2014年延续三年登上AppAnnie年度公司收入排行榜TOP52。而发审委最近的这次对游戏企业的审核态度,却提出了与以往相较更为仔细的意见,涉及到了游戏出书允许、游戏收入可靠性、外洋营业分成合理性、游戏连续盈利能力、对外投资说明等。
  11月9日举行的保代培训会上,证监会刊行部再次强调审核中的几大财政问题,而游戏类公司由于没有实体产物,在财政核查方面造成了极大劣势,对此险些每家在IPO排队的游戏公司都遭到过相关质疑。
奇虎360
  只管面临重重险阻,最近电魂网络以及厦门吉比特在A股乐成上市依然令整个游戏行业重燃希望。
  电魂网络去年10月正式在上交所挂牌上市之后,厦门吉比特也于今年1月紧随其后从上交所脱颖而出。而在发审会的两次审核效果通告中,两家公司仍被要求差别水平说明部门未明情形,其中电魂网络的主打产物《梦三国》被要求详细说明连续盈利能力和风险提醒,而吉比特则被要求披露详细的道具付费和消耗情形。
  被称为“即将成为互联网第一股”的360,据传可能通过“绿色通道”先行上市。
  作为一家游戏收入占比相当高的互联网企业,360在讲述期内的游戏营业收入逐年下降。对于上交所的相关询问,360近期给出的回答是:手游方面2017年储备量不足,同时自身渠道收入受大环境影响下降,页游方面同样受市场规模下降等大环境影响。
世纪华通(盛大游戏)
  不外,360若是先行上市对另一只已上市“潜力股”世纪华通来说却是利好。
  世纪华通已是海内A股排名对照靠前的游戏公司,今年世纪华通股东全资收购了盛大游戏。盛大游戏这家老牌游戏厂商,曾于2009年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又在2015年退市。外界普遍认为盛大游戏仅其手握的传奇IP就估值不菲, 2016年盛大游戏营收为38.6亿元,游戏收入要远远高于360。
  这样看来,360若是先行上市,获准盛大游戏注入世纪华通体内的通过率就变大,世纪华通确实很可能继360之后成为下一个“游戏巨人”。
守候IPO之路到底面临哪些问题?
  最近证监会宣布的IPO排队名单中,4399、乐元素、蜗牛、趣炫网络、米哈游、多益网络、柠檬微趣等十余家游戏企业正在守候审核。其中,乐元素、米哈游以及趣炫网络申请主板上市,其余七家则披露在创业板申请上市。
营业的数目和可连续问题
  理论上来说,创业板比起主板的准入门槛更低,但实际情形却是,现在排队申请主板上市的乐元素、米哈游、趣炫网络反倒年数更轻,而蜗牛游戏、多益网络、4399这类有多年履历且营业繁杂的老牌厂商,却一致守旧选择上岸创业板。
  值得注意的是,乐元素、米哈游以及趣炫网络实际上都有着产物及营业结构过于单一的问题:
乐元素的营业收入主要来自于《开心消消乐》、《Ensemble Stars!》、《Merc Storia》、《开心水族箱》几款游戏。其中,对《开心消消乐》的依赖最大。2014年、2015年、2016年,《开心消消乐》占讲述期内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21.41%、58.20%和61.88%。2017年第一季度,来自《开心消消乐》的收入更是到达3.81亿元,占比64.23%。
  米哈游的《崩坏学园2》则历久占营业收入比90%以上,而且旗下游戏IP只有崩坏系列一款,游戏+周边占了所有营收。
  趣炫网络的收入主要泉源于《蜀山奇缘》、《兰陵王》、《魔灵修真》、《仙迹》、《剑雨逍遥》五款游戏。2014年度至2016年度,这五款游戏收入合计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100.00%、96.22%和 90.59%。
  相较之下,蜗牛网络、4399等则涵盖了自研、署理、平台渠道、外洋刊行等数目繁杂的综合营业,营业数目繁多虽能分摊风险,不外证监会此前已经在各个审核意见中对署理分成、外洋刊行透明度等提出过意见。
  4399此前收到的反馈意见中,就包含了关于4399游戏平台的详细说明要求,尼毕鲁也就署理运营这一营业被要求披露详细信息。
 这样的例子基本泛起在大部门有上述营业的游戏企业中,这种情形除却由于游戏非实体商品,难以核查详细的财政之外,也由于这类游戏公司涉及到的游戏产物过多,位于外洋的营业加倍难以核实。
产物透明度能否保证
  单一产物占营收比过高这种情形,理应是游戏公司需要只管制止的问题,不外这几家IPO排队企业的情形却需要单独看待。
  诸如米哈游的主打IP崩坏系列,现在在海内二次元游戏这个细分市场上位列最前端,手游的产物周期一样平常只有一年左右,但崩坏系列三作延续了近五年,其中《崩坏学园2》自2014年问世以来,历久占有米哈游营收的90%以上,营收逐年连续上升,而《崩坏3》自去年问世以后,迅速登上海内二次元产物中TOP3的席位,至今仍处在脱销榜前列。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米哈游在招股书的讲述期内未泛起外洋营收的披露,但现在《崩坏3》已经在日本、韩国等区域上线,其中日本市场常年固化严重,外洋游戏异常难以挤占市场份额,《崩坏3》自今年2月上岸日本市场,即历久稳固在脱销榜前端,成为日本市场少数认知度较高的国产游戏,而在韩国市场则稳固在前20的席位中。
  崩坏系列现在在海内二次元市场中仍属于少数精品,拥有粘度极高的受众群,且口碑优越,与手游中的各种刷榜换皮问题都相距甚远,米哈游也是少数依赖单一产物就能拥有极强市场竞争力的公司。同时,由于此前米哈游将游戏授权运营后发现分成比例较低,因此崩坏系列现在已经完全是自主运营+平台联运模式。
   而乐元素的《开心消消乐》也处于类似情形,虽然单一产物占营收比过高,但从2014年至今,《开心消消乐》在海内AppStore市场的下载量一直位于前十,脱销榜也稳固在前三十位,问世以来一直高居国民级休闲游戏的职位。《开心消消乐》的主要收入不仅泉源于惯常的游戏渠道,同时中移互联网也占有一定份额,这种以短信收费的收入泉源也可侧面说明《开心消消乐》的国民度之高。
   此外多益网络的《神武》端游及《神武》手游也占有了2015年收入的52%和39%,基本上在自家处于“垄断”职位,而神武IP已经可以追述到2010年,而且多益网络险些完全自营所有游戏,自营营业在讲述期内占营收比分别为99.53%,99.59%以及99.61%,基本完全排除了署理或联运的分成问题,不论是产物的连续发展问题照样财政审核方面都十分利好。
版权及产权纠纷问题
   知识产权的问题同样是大部门游戏企业都市遇到的困局,4399、尼毕鲁科技、厦门吉比特等收到的反馈意见中都包含了这一点,主要显示在产物与市面上其他游戏是否有相互侵权情形,或知识产权是否被允许使用。
   而尼毕鲁科技在最近一次审核被拒时被提出的问题中,还包含了“游戏研发、运营、刊行等各项营业是否均已取得需要资质”的询问,这无疑与2016年7月1日广电总局颁布的《关于移动游戏出书服务治理的通知》密切相关。
   现在A股IPO排队的游戏企业中,乐元素就曾于2016年6月将柠檬微趣起诉至法庭,要求柠檬微趣停止使用“宾果消消乐”的商标和游戏名称,其中就涉及到了支持产权及不正当竞争的纠纷。不外乐元素已经于2017年2月提出了撤诉申请,缘故原由未明,不外现在看来,或许与乐元素申请A股上市一事有所关联。
   同样排队IPO的趣炫网络现在也仍然涉及两项知识产权未决诉讼,《剑雨逍遥》这款游戏曾被创娱网络起诉剽窃其网页游戏《剑雨江湖》,而《剑雨逍遥》在趣炫网络的招股书中已披露2016年营收占总营收比的18.56%,尚未裁决的知识产权纠纷恐怕会成为趣炫网络A股之路的阻碍。
结语:
  现在流量渠道变现越发艰难,出海公司的买量成本已上升至十倍以上,部门上市公司甚至因亏损面临退市危急。人口盈利逐渐消退的时刻,游戏行业面临着要害的转折阶段。
这样的节点,证监会收紧游戏企业IPO审核机制变得尤为要害。看似越发“刁钻”的IPO审核制度,很可能也是净化游戏市场的一剂良药。

  声明:转载上述内容属于广告或出于通报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东方财经网的看法。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负。

游戏公司IPO最新详解,下一个“巨人”在那里?本站声明:网页内容泉源于网络,若有侵权,请与本站联系处置。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