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主播:对不起,我不想再努力了

2020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直播电商站上风口,火热水平,一时无二。

此前一年,直播电商的整体市场规模还仅有4338亿元,现在这个数字已跨越万亿,而且继续保持高速增进态势,预估2021年将扩大至两万亿。

在刚刚已往的双十一,淘宝顶级主播李佳琦和薇娅再创直播新战绩,两人的直播累计旁观次数加起来跨越3亿次,带货的总成交额加在一起跨越200亿元,远超北上广等一线都市顶级商圈的年销售额。

网传薇娅在预热直播的第一场就净赚6个亿,全网都在热议李佳琦、薇娅双十一到底能赚若干钱。头部主播的传奇故事,将数百万人卷进了直播致富的美梦中。

淘宝直播总经理曾示意,2019年有跨越100万主播加入了淘宝直播。义乌小商品批发市场、杭州服装城等地,群集着一茬又一茬试图乘上这趟快速生长的列车、实现财富自由的小主播。她们想成为薇娅、李佳琦,却也只能挣扎在乐成的前夜。

主播生态圈也遵照二八原则,赚钱的永远是头部主播。今年双十一预售及狂欢时代(10.21-11.11),淘宝直播带货总额高达729亿元,其中薇娅和李佳琦合计带货221亿元,占比超30%,两个人就占了淘宝直播的半壁江山。

当渠道、资源、流量全力倾斜给头部顶级主播的时刻,头部有多繁荣,长尾就有多萧条。

小主播夹缝中生计

“实在到了现在这个时间,再做淘宝直播真的很难很难,市场已经靠近饱和了,再优异的人支出再多的起劲,也事倍功半。”一位在淘宝直播一年多的小主播告诉亿欧。

问及缘故原由,她无奈示意:“现在的形式对小主播和新主播来说就是虎口夺食,薇娅、李佳琦、雪梨这些头部主播,通常都集中在晚上八点开播,动辄几百万的旁观量,就像黑洞把岑岭时段的流量都吸走了。”

淘宝从不偏爱小主播,把大部分流量都给了大主播、明星另有商家。现在淘宝直播生态中有70%都是商家直播,今年双十一淘宝还邀请了300多个明星和400多位总裁介入直播。

有业内人士向亿欧透露,大主播和小主播对接商家拿到的价钱有着天壤之别。对于没有流量的小主播来说,能不能播到高性价比的好货,主要看机构的资源。而机构的资源在于手里是不是拥有大量的出货主播,能给供应链带来足够大的利益。

亿欧智库讲述显示,MCN机构的寡头效应十分显著。淘宝直播top5的MCN机构中,排名第一的谦寻文化的销售数据是第五名优娃文化的数十倍。

主播生态圈的梯队效应也异常显著。越是头部主播货源越厚实,尾部主播的拿货渠道则十分有限,险些只有第三方整合供应。

淘宝直播的主播梯队早已形成,而且越来越难以打破。这种征象并非凭空出现,而是与淘宝流量的分配模式密不可分。

一位有20w粉丝的淘系主播向亿欧透露,淘宝的流量很不稳固,权重算法一直在改变,不仅要看直播显示,审核的是多方面数据。

在淘宝直播上,流量的若干和直播间的人数、价钱、标签、类目、主播品级、直播间产出、互动性等多维度相关,依据用户喜欢,算法分发公域流量。顶级和头部主播本就拥有大量粉丝、全场最低价,理所应当每次直播权重都市极高。

平台为主播提供渠道、流量、数据,主播也反过来动员整个平台的订单量和GMV。平台治理团队为了更好的业绩,自然愿意将更多的流量倾斜给头部。

头部主播的粉丝效应再加上平台给予的流量倾斜,形成了强者恒强的局势。大量的购买力和高转化率,让头部主播拿货渠道多元,在品牌商那里拥有极强的议价权,能够连续获得全网最低价,继而连续吸引用户,马太效应显著。

在专门从事网红带货主播孵化的惟业科技创始人何玉龙看来,这实在不是平台希望看到的。平台希望中腰部更好一点,然则流量会自然向头部群集,用户永远在“用脚投票”。

“这本来就是优胜劣汰,没有竞争优势就是要被镌汰,没什么好说的。这个时代、这个行业、这种平台,就是需要专业化、职业化的团队,才能在猛烈的竞争中生计。”何玉龙说。

对于主播来说,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在现有的规则下,知名度不高,私域流量还未壮大的新人和腰部主播难以发展,淘宝直播早已不是他们的最佳栖息地。

商家流量外溢

在今年双十一淘宝直播的播主总榜上,薇娅以112.8亿元的带货总成交额排在第一,李佳琦以80.9亿元的带货总成交额排在第二,雪梨以19.7亿元排第三。

第四名到第十名依次为,陈洁kiki(5.3亿元)、烈儿瑰宝(5.2亿元)、聚划算百亿补助官方(3.7亿元)、祖艾妈直播号(2.3亿元)、林依轮(2.1亿元)、小小疯定制良品屋(1.5亿元)、恩佳N(1.4亿元)。

从以上数据中不难发现,薇娅、李佳琦和第三名雪梨之间的成交额差距悬殊,顶级主播和头部主播之间的带货效果也有显著落差。

整个流量结构出现头部越发集中、顶级主播严重断层且难复制、肩部及腰部主播缺失的征象,这种头重脚轻的直播生态显然不能持久。

对比7月份抖音电商直播数据,GMV第一是朱瓜瓜1.2亿元,第100名是700万元,第500名是200万,第1000名是100万。和淘宝金字塔型的绝对集中相比,抖音流量相对涣散,出现出水桶式的生态形状。

而快手自己头部主播就不足,一直在加强对中腰部主播的扶持。2020年快手大数据研究院讲述显示,快手的主播矩阵厚实,粉丝在1万以下的有66%,1万-10万之间的占24%,10万以上的占10%,他们都在快手赚到了钱。

商家迫切需要平台有一批能稳固孝敬出货量的中腰部主播,而不是只有一两个超级头部。

一方面,流量越向头部集中就越贵,而顶级主播又会把售价压得极低,商家本希望通过直播打开销量而且赚钱,但现在经常只有量没有利润。

另一方面,头部主播在选品上要求严酷,好比李佳琦直播间的选品乐成率就不跨越5%,小品牌难以借直播出圈。

无法通过达人出圈,商家只能自建店肆直播。但出于和主播生态同样的逻辑,店肆直播也出现头部效应,大部分流量都倾斜给了大品牌大商家,缺乏竞争力的中小店肆险些没有生计之地。

无法在淘宝直播获得新的增量,不少店家最先寻觅更多渠道。

他们跑去哪了呢?快手、有赞联合推出的《玩转快手短视频直播公开课》上透露,2019年1月-12月,快手商家体量越来越大,许多商家将谋划重心从其他平台迁移到快手,这一趋势一直延续到2020年。

月活超六亿的抖音和月活超三亿的快手,不仅在占有用户时长上比淘宝优势更显著,且流量曝光更大、价钱更廉价。疫情时代抖音、快手还纷纷降低抽佣比例,这样来看,中小商家的流量外溢就并不奇怪了。

淘宝直播四面楚歌

从2016年最早试水到把直播电商带入民众视野,淘宝用了五年时间。五年时间里,淘宝直播作为新的流量增进点被寄予厚望,背负着整个淘宝平台业绩增进的重压。

2019年淘宝直播实现GMV超2000亿,2020年预计到达5000亿元。

看似淘宝直播GMV规模在不断提高,但无法忽视的是,短视频内容平台快手、抖音的强势入局,下沉电商平台拼多多的奋力追赶,社交平台微信最先嵌入直播,已经对淘宝直播的流量产生了威胁

尤其是快、抖从2018年最先结构电商直播,只用了短短两年时间就成绩斐然,后来者居上的架势十分凶猛。

淘宝、抖音、快手这三大玩家的平台运营逻辑和流量分发模式迥然不同。

交个同伙创始人黄贺曾示意,在抖音直播中,每一个3分钟的直播片断都是一个效果类广告,他们会将直播间的精彩片断做成切片,延时10分钟左右上传举行投放,为直播引流。

相比淘宝这样以销售为直接目的的电商平台,短视频平台的焦点是内容生态,在此基础上可以做到宣传和销售一体。

许多在淘宝难以吸引到流量的小众产物,能够在快手、抖音找到加倍个性、垂直的展现场景。例如,钓鱼爱好者可以在快手直播钓鱼,同时售卖渔具;数码博主可以在抖音公布测评视频,而且出售数码类产物给自己的粉丝。

快手、抖音在流量分发上也具有淘宝不具有的优势。

抖音是算法导向,算法推荐意味着,只要连续产出优质内容,每个人都具有火爆全网的可能性。

快手的流量分配具有去中央化的特点,流量分发较为平均,素人主播居多,生长着“老铁经济”,是一片更顺应新主播新品牌发展的土壤。

但对内容平台而言,做电商直播最大的障碍是供应链系统。供应链是形成竞争壁垒的最重要环节,究竟电商不能离了货,就好比鱼不能离开水。

近半年抖音、快手连续发力自有电商闭环。快手自建快手小店的同时,厚实供应链组成;抖音建立电商一级部门,试图剥离对外链的依赖,同时降低对抖音小店入驻的粉丝门槛,加大力度吸引商家到抖音开店。

供应链是短视频内容平台形成电商闭环的最后一步棋,这步棋成不知会给棋盘带来若干变数,淘宝直播的棋子又该落向那边?

尾声

错失第一波直播盈利的淘女郎难以在头部主播、明星、店肆的挤压中生计,“对不起,我不想起劲了”是她们心里的呐喊,也是淘宝直播在迷雾中的自我挣扎。

没有内容流量又缺乏社交基因的阿里,迫切盼望直播为电商带来新的增量和发展,淘宝直播只能向前不能退却。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