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风口:互联网殡葬

从出生时的一口奶粉,到火葬后的一把骨灰,互联网巨头们眼看就要“经办”人们的一切。这不是哗众取宠,也不危言耸听。若是互联网巨头们纠葛资源的气力继续无度下沉无序扩张的话,那么“互联网殡葬”这么扯淡的事情怕是真的要来了。

最后一个风口:互联网殡葬

“没有被平台电商垄断的可能就只有花圈和骨灰盒了”,这是最近网友给我的一条留言,这让我思索了良久,并形成了这样一篇荒唐的文章……

01 困在系统里的你我

作为一个80后,才知道人过35岁一定面临着重新选择。这并非销售焦虑,而是生涯的真实写照。若是你生涯在通俗的中小都会,若是你没有显赫的门第,没有傲人的学历,没有出众的才气或者倾城的容颜,那么你的下半辈子以何为生?

我们都是困在系统里的人

开个实体店,我们拿什么跟各大电商的百亿补助去拼;

开个小饭馆,外卖平台两头收割分分钟教你学会做人;

开个网约车,一算车损人耗纯粹在给平台免费做孝敬;

开个小超市,马上冒出来种种驿站或者小店抢你生意;

那我凭气力,送外卖跑快递总贵可以了吧!可照样“困在系统里” 的人啊……

生涯本已云云艰难,怎样这些用饭的营生又被巨头强行分了一杯羹。

02 贪心比疫情更恐怖

2020年疫情肆虐给实体经济带来伟大的打击,比之更恐怖的是互联网巨头们无度下沉的贪心和疯狂打压的手法,让势单力薄的小微个体经济面临生死。

现在社区团购战火再起,互联网巨头补助大战赛马圈地,这市井里最具烟火气的菜市场又要被“革命”了,也让更多人看清了互联巨头们隐藏的獠牙。

不计成本砸价以“资源”伤人

社区团购之以是受到社会各界的口诛笔伐,其泉源在于社区团购并非像其他互联网营业那样在取代传统经济的同时带来更多的提高,而是扑灭。

以极低的价钱砸死个体商贩,以极高的流量要挟供货渠道,再从资源市场套现得利,免不了又是一地鸡毛,怕是到最后人们的最基本的“菜市场自由”都要剥夺了。

老百姓的菜篮子是最基础的民生问题,可容不得这般祸患。

03 到底谁薅谁的羊毛

表面上看,社区团购的泛起让消费者们薅了一把羊毛,得到了眼前的实惠,互联网巨头借助补助大战的疯狂烧钱所谓培育市场和用户习惯。

但互联网巨头以资源伤人低价竞争,一样平常中小微竞争者会很快被清扫出局,从而快速形成只剩1-2家的寡头款式,其背后资源贪心的凶相便会毕露无遗。

羊毛最终照样出在羊身上

犹如当初外卖或网约车大战,今天“请你用饭”,明天“给你免单”,而现在菜贵了、量少了、人懒了、店黄了,由于一大部门利润被平台抽走了。

人们最终会明了“羊毛出在羊身上”,但好歹外卖和网约车平台能提供就业岗位。而当社区团购真正形成垄断的那一刻,人们怕是连摆地摊卖菜的生存空间都没了。

疫情当下国家都呼吁铺开地摊经济,社区团购显然南辕北辙。

04 社区团购很难拔高

任何事物有人否决也会有人支持,支持者以为社区团购并非要取代菜市场,而是买通从都会到农村的电商市场,降低流通成本提升谋划效率。

但事实上以各大电商平台完全具备把田间地头对接菜篮子的能力,只要他们愿意放弃昂贵的入场费去真正帮农扶农,又何须玩社区团购这套魔术。

人民日报锐评:别光盯着那几颗白菜

恕我愚钝,无论从“社区团购”中的哪一个字都难以看出这是何等推翻和创新的商业模式。“社区”代表着老百姓的最基本的民生需求,而“团购”就是图个廉价。

人民日报评社区团购为“鹭鸶腿上劈精肉”,可见其基本的起点照样盯着人们菜篮子里的三分利,目光如豆的只能看到眼前几颗白菜的生意。

人民日报罕有言辞犀利全盘否定,社区团购这次确实玩偏激。

05 无度下沉难求上进

社区团购的快速兴起,显露出互联网巨头们难以再发展的逆境。由于它们无力向上追寻星辰大海,最终只能不停下沉蚕食小微实体经济。

而令人忧虑的,则是这些承载中国科技气力的互联网巨头们只有“下沉”低头吞食的能力,而在大洋彼岸的科技巨头们却在不停“上攻”不停拉开差距。

反互联网巨头垄断已经在路上

中国拥有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且消费能力不停攀升,但这并不能成为互联网巨头不思进取,只能做只想做“刷人头”生意的理由。

此时美国科技巨头在不停构技术壁垒,现在美国正在对我们疯狂打压。试问,岂非要靠老百姓的菜篮子里的萝卜青菜去跟人家的芯片、系统去竞争PK吗?

今天能砸烂你的菜篮子,明天就能踢翻你的骨灰盒。只是把互联网生意都做到人入土了,再往后又要靠啥增进呢?以是最后下定结论,未来最后一个风口是“互联网殡葬”!

“凡事总须研究,才会明了。古来时常吃人,我也还记得,可是不甚清晰。我掀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月,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午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 ”。

—— 鲁迅《狂人日记》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