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零售两年考:从概念风口到零售本质

2017年被称为无人零售的元年,据创业邦研究中心统计,这一年共有138家无人零售企业,其中57家获得融资,海内这一领域的创业公司融资总额到达了48.47亿元。以无人便利店、无人货架为代表的无人零售一度成为投资创业企业的热门选择。

然而这一风口只连续了不到1年时间,曾经被资源追捧的公司就像多米诺骨牌般纷纷倒下。从2018年年初最先,果小美、猩便利、“GOGO小超市”、七只考拉、缤果盒子等明星企业就接连不停被曝出亏损、裁员等新闻,另有的已经倒闭。有媒体甚至称,“发生于2017年的第一代无人零售,已死。”

无人零售短时间内大起大落的变迁,无疑给这个行业增添了一层戏剧色彩。现在再看这个赛道,当资源不再容易加注之后,企业或倒闭,或转型(如从to C转型to B,转做手艺解决方案输出;或从无人货架转做无人货柜等),固然也有继续坚持在原本方向上的。

但潮水褪去之后,才知道谁在裸泳。无人零售两年之际,站在今天这个时间点再往回看,活下来的公司做对了什么?倒下的项目又是由于什么?

资源助推下的大起大落

回首无人零售行业这两年的转变,身在局中,F5未来商铺团结创始人林小龙的感受是:“感受坐了一轮过山车。”

F5未来商铺(以下简称F5)2014年建立,是相对对照早进入行业的公司,其模式是将互联网与传统便利店相结合,以24小时智能化机械手臂取代传统便利店的人工售货员,用户行使微信、支付宝、现场终端等方式选购商品并支付购置,全程自助完成。

据F5投资方之一、创大资源合伙人何云湘回忆,2014、2015年左右是O2O与互联网+风口最盛的时期,彼时许多线下产业在忙着转线上,泛起了线下门店关门潮,少有投资机构会去看线下连锁生意。那时的F5也面临同样的逆境,在资源市场并不怎么受欢迎。

到了2017年,随着移动支付和配套设施逐渐完善,无人零售行业似乎一夜之间被推上风口,资源、创业者瞬间涌进。

“从宏观层面看,2017年前后移动互联网的用户增进到达一个瓶颈,行业在实验寻找‘高频、刚需、海量市场’的新增进引擎。于是无人零售这种用互联网、数据手段为行业赋能的领域最先受到关注。”林小龙说,再加上微观上接连几个事宜的推波助澜,好比2016年底马云提出新零售的观点,2017年包罗F5未来商铺、缤果盒子、猩便利等几家企业接连拿到巨额融资,这才让整个行业突然火了起来。

林小龙以为,早期许多机构进入赛道砸钱的时刻会带有一定的不理智性,更多是“花钱赌未来”。等到过了一波热潮之后,投资者也最先回归理性。“而一样平常过分疯狂之后也会伴随着一定的恐惧,当整个盘子被拉得很高的时刻,摔的也很惨。”

互联网的风口来了又走,存活下来的是少数,而无数风口中的明星项目被高高捧起又重重落下,不到终局,谁也不知道哪家能笑到最后。

与F5差别,在楼下进入行业时正是无人零售风口最热的2017年,创始人张赢此前曾开办“掌上一小时速达便利店”爱鲜蜂。在楼下主要通过智能无人货柜的形式,为社区(占80%)、学校、CBD、产业园区等场景下的人群提供零食、生鲜、日用品等新鲜便利即时的零售服务。

彼时整个行业融资、抢点位正如火如荼。趁着风口,在楼下在建立的短短1年时间里(2017年7月至2018年7月)迅速拿下4轮融资。不外在资源关注度上,在楼下与早期的京东境遇相似,又重又累,处于创业公司的灰度区域。那时的明星项目猩便利、果小美......是被资源和媒体追逐的热门。

回忆那时情形,张赢以为,当公司处在资源风口下时,可能会被资源“绑架”,要蒙受快速扩张的压力,这也许会让公司死得非常快。而张赢深知慢就是快,“在楼下是颗粒度最小的社区零售业态,一定要仔细打磨软件, 硬件,供应链的精细化运营,才气规模化加速扩张。”

林小龙也以为,虽然资源催生/加速了行业生长,让企业能够快速地将点位铺进各个都会,但可能这种情形并不是可连续的。“无人零售归根结底照样零售,跟大部门互联网创业项目照样有区别的。”

许多创业公司普遍的生长路径是,拿到足够大的资源后,快速赛马圈地把规模做起来,抢占地皮,再去做精细化运营,动员需求的提升,进一步扩大规模。但零售行业恰恰与之相反,这是一个短供应链半径的事,许多优势是区域性体现出来的,这也决议了其准确的生长路径应该是要先把单店模子跑通,再去增添区域内的密度,最后才是做规模。

“当后端供应链没有做好支持的时刻,就迅速在全国各地铺开,运营会跟不上,单店就会更差,单店越差,运营就越跟不上,就容易进入一个恶性循环。”林小龙说。

单元经济模子跑不通?

无人零售早期市场上人人都在讲的故事是,能够节约人力。但其省去的人工成本是否真的能笼罩后端的手艺等成本,在许多人看来,似乎单元经济模子很难正向跑通。

不外虽然同属无人业态,这个行业照样分许多路径,好比有RFID派(射频识别手艺,如缤果盒子、A便利)、视觉识别派(如Amazon go、简24无人便利店)、重型机械派(如F5未来商铺),以及无人货架、无人智能货柜(如在楼下)等,而且差别的路径岂论在运营照样营收结构上都存在本质的区别。

首先无人货架早已被证实是一个伪命题,伪命题的点不是在于需求(无人货架在办公楼等场景的需求是真实存在的),而在于其履约方式,供应的形式和补货成本高于流水。

相比之下,无人货柜是一个更容易跑得通的模子。以在楼下举例,张赢告诉创业邦,实在早先在楼下也对无人的形态做过许多探索,包罗货架和盒子的形式也都做过,最终才确定了无人货柜的形式。“以我们的认知,现在来看这是一个性价比相对合理的解决方案。”

在张赢看来,对于货柜模式,是不是智能化以及是不是无人,实在并不是最主要的,主要的是知足用户真实需求的供应,以及实现的路径是否做到成本够低、效率够高。

在楼下相当于用Vending machine(自动贩卖机)的模子来卖生鲜产物,而且让Vending machine有了人机互动的功效,用产物手艺和电商能力来革新这个行业,从而试探出了在无人零售领域特殊的打法。

在相比一些外卖生鲜平台和传统伉俪妻子店,在楼下的机械履约形式,可以以更高性价比的方式来完成最后一公里的交付,知足用户即时性的需求。且另一个焦点的点是,其人货星散的形式,保证了商品的品质和安全性。

在楼下的盈利方式除了卖货,另有一部门的广告收入。成本方面主要是机械的成本,柜子由在楼下自行研发,找上游厂家代加工,因此成本不高。而据张赢先容,其整套软件系统可以支持1万个点位,且随着点位的铺开,其边际成本是不停降低的。因此一样平常情况下,一个柜子12-15个月就可以收回成本。

张赢告诉创业邦,从今年4月最先,在楼下前端已经实现全线盈利,并会开放部门都会加盟,以进一步验证模子。

再看无人便利店模式。现在来看,视觉识别的解决方案确实存在单店投入成本过高,节约的人工成本,笼罩不了手艺成本的问题,而且短期内很难降下来。因此也有一些企业选择把店型开得更小,好比以智能货柜的形式出现,通过收窄应用场景,让它的复杂度降低提升识别准确率,同时进一步降低成本。

RFID模式现在也被证实是跑不通的。林小龙告诉创业邦,这种模式的单店投入成本实在并没有很高,但问题的关键在于,由于店型品类结构上的缺失导致营收能力有限,而RFID标签的成本居高不下,因此模式很难正向运转。

举例来说,一个RFID标签的价钱要3-6毛钱,贴在一瓶水上,而那瓶水的毛利可能也就1块钱。对于便利店来说,客单价普遍偏低,RFID无人模式虽然在前端节约了部门人力成本,但由于标签成本太高,整体营收能力又有限,以是基本都是亏损的。且人货不星散的出现形式,还涉及到食品安全及商品消耗的问题。

“许多无人零售的解决方案,虽然也能降低成本,但营收能力大打折扣,因此单店模子没法跑通。”林小龙说。而同样是无人便利店,F5未来商铺之以是能够跑通模子的关键在于其高频次、高毛利的熟食品类做支持。

对照传统便利店内里做的对照好的,如7-11、罗森、全家等,熟食都是其利润的主要泉源,鲜食品类占比甚至过半。受此启发,从第一个门店测试最先,F5就已经支持用机械臂来现做鲜食,迭代到现在,鲜食品类已经能笼罩粥、粉、面、饭、小吃,场景笼罩早餐、午餐、下午茶、宵夜。

除了鲜食为F5带来对照好的营收能力,F5的成本相对来说也对照低,主要包罗机械装备及开店的成本。其机械臂的形式看起来很贵,但林小龙告诉创业邦,由于F5做这个事情已经有靠近5年的时间,且其机械装备都是自己设计研发生产的,因此可以有效地控制成本。现在F5开一家店,包罗所有装备加装修成本不到20万(市面上单一个机械臂可能就要十几万),而且已经在高校、工厂、CBD三个场景跑通,门店在3-10个月能收回成本。

而相比传统7-11和全家等便利店,F5的优势是投入成本低,营收能力却也不输。 7-11、全家现在开店的成本基本在几十万左右。特别在人力治理方面,24小时3班倒,以一家店7-8小我私家算,平均每个月的人力成本在3万左右。F5的店型空间行使率更高,加上无人,从运营数据看,其无论在投入成本照样运营成本上,险些可以做到传统便利店的1/4左右。据林小龙透露,随着前面模子的跑通,其近半年开的店均已实现盈利。

回归商业与零售的本质

随着人力成本的上升,少人化、无人化对于重复性事情的替换会越来越成为趋势,究竟重复性的事情缔造的价值有限。而对无人零售这样一个万亿级的市场来说,需求是真实存在的,关键是谁能做到。

张赢以为,无人零售行业的关键是零售不是无人。无人只是一种表现形式,最后真正比拼的照样后端的成本和效率。即通过精细化的运营治理,让单店/单点模子跑得更好,扎扎实实做好每一个细节。

“手艺只是帮你更有效地提升运营效率,关键是用户是不是真的有足够的理由,走到这台机械眼前。人人照样要多一些耐心,尊重商业本质。”

而在他看来,无人零售行业要实现大规模的落地,现在要做的是进一步提高数字化的能力,包罗商品数字化(对库存举行精准治理)和用户数字化(通过小程序、微信、人机互动等方式举行剖析,对用户不停地触达和运营)。

另一方面,在何云湘看来,随着我国没有接受教育或教育水平较低的劳动力的锐减,无人零售业也将进一步迎来发作,并可能逐渐取代一部门传统便利店业态。

她解释道,现在中国劳动力供应照样对照足够的,由于60后、70后、80后谁人时代中国人受教育水平还没被完全普及。而1996年是个分水岭,1996年以后无论是大学或是中专都在扩张,这个时间点之后出生的人,大学普及率在50%,另有30%上了中专,可能再过二三十年,中国就会酿成全世界受教育水平最高的国家。

而随着整小我私家口知识结构的改变,愿意干像便利店服务员等重复单调的劳动力事情就越来越少。这时刻无人业态就会越来越出现出价值。

“日本的7-11已经宣布只营业到晚上23点,并不是23点之后没有客人,而是没有越来越少员工愿意在晚上上班了。”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