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表明:跟美国相比 国内费用还是太贵了?

Pew研究中心的一份观察显示,在收入低于3万美元的美国成年人中,有26%的人示意自己是“单一智能手机”互联网用户,而这一数据在2013、2015、2016分别是12%,20%和21%。在收入为7.5万美元的人群中,该数据仅为6%,与2013年的5%相比基本没什么转变。

这一比例在西语裔美国人和黑人中也比较高。从2019年的数据来看,成年人中,有23%的黑人和25%的西语裔美国人都只使用智能手机,不使用家庭宽带。需注意的一点是,这些数据都解释人们对智能手机的依赖性略低于2018年。

Pew的研究人员Monica Anderson示意:“虽然从整体上来看,人们对智能手机的依赖性有小幅下降,但在低收入者、黑人或西语裔美国人中‘单一智能手机’这一征象却很常见。”

约莫21%的非宽带用户示意,订阅宽带服务成本是他们家里没有宽带的缘故原由之一,另外6%的人以为他们不订阅宽带是因为电脑太贵。这两种因素相比2015年的观察数据都更低了(2015年两项数据分别为33%和10%)。

2019年,从接受观察的美国成年人来看,92%使用家庭互联网的成人年收入跨越7.5万美元,而其中有56%的人年收入低于3万美元。

这种差异是某些网站能在移动浏览器上正常运行的要害,如政府服务或招聘网站。实际上,美国政府的讲述显示,人们越来越多地通过智能手机来获取联邦服务,并且在2018年,美国已经通过了Connected Government Act(联网政府法案),要求政府提供移动友好型网站。使用智能手机作为毗邻互联网的主要方式还存在一些其他问题,好比不能填写类似于申请事情需要用的表格。智能手机不能同时处置多个义务,也不能安装或使用个体专用软件,其中包罗潜在的教育工具或一些针对年轻学生的门户网站。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