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意气风发单挑微软的他们,现在却无奈投奔巨头

四年前,他们照样硅谷最炙手可热的行业新宠,意气风发地要单挑巨人微软;一年前,他们还对远景充满自信,抛开华尔街选择了最不寻常的上市门路。然而,在新冠疫情带来的伟大时机眼前,本该得天独厚的他们却成为了失意者;不仅在市场竞争中被抛在了死后,更在资源运作中成为了收购目的。

疫情挡不住资源狂欢

一边是火焰,一边是海水。这场百年一遇的新冠疫情大盛行不仅让美国民众付出了繁重的生命价值,更让美国经济基本面和金融市场完全脱节。一面是实体经济陷入衰退,企业破产和失业数字居高不下,另一面则是资源市场的狂欢,几大股指连连创下新高。

科技类股领涨了今年的美国股市涨势,市值飙升的科技巨头们也掀起了新一波的行业整合大潮。只管几大万亿美元级别的顶级巨头由于美国政府的反垄断观察而不敢轻言收购,但市值千亿美元级别的行业巨头却在抓紧时间出击寻找估值合理的优质资产。

今年是美国芯片行业的并购大年,百亿美元级别的天价并购案不停浮现。英伟达斥资400亿美元收购Arm,AMD出价350亿美元收购赛灵思,ADI(Analog Devices)拍板210亿美元收购Maxim,Marvell赞成100亿美元收购Inphi。被收购工具也是各自细分行业的领先者。

本周官宣的Salesforce收购Slack买卖则属于企业软件行业的整合大潮。客户关系管理软件(CRM)巨头Salesforce周二正式宣布斥资277亿美元,以现金加股票的方式收购企业协作平台Slack。这一收购价格约合Slack每股45.86美元(包罗26.79美元的现金),较Slack买卖新闻泄露之前的股价溢价55%。这是自2018年IBM斥资340亿美元收购Redhat以来,美国软件行业最大规模的并购案。

并购买卖还有待Slack股东以及监管部门审批,预计会在明年年中完成。并购完成后,Slack创始人兼CEO布特菲尔德(Stewart Butterfield)将继续向导这家公司,只是作为Salesforce的一个营业部门。Salesforce创始人兼CEO贝尼奥夫(Marc Benioff)在买卖宣布之后的电话集会上透露,这一买卖是布特菲尔德联系Salesforce总裁杀青的,两家公司总部都在硅谷旧金山。

股市失意者成收购目的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的几起并购案都和股市走势有着显著关系。在今年科技类股的狂飙突进中,有一些原本在细分行业属于优质资产的中型公司却由于诸多缘故原由,没有获得资源市场的关注,股价走势不温不火,因而成为了其他股价飙升巨头的收购工具。赛灵思、Slack和Maxim今年在收购买卖传出之前的股价走势都只能说是差强人意(没用错,就是这个意思)。

以Slack举例,从今年3月尾到上周买卖新闻传出,Slack股价仅仅增进了10%,市值也只有不到200亿美元,和去年上市时的市值差不多。今年8月,贝尼奥夫还曾经示意现在股市大涨导致科技公司估值偏高,暂时不适合举行收购。但股价基本没有怎么上涨的Slack显然不属于这个局限。

另一方面,收购方英伟达、AMD、Salesforce则都属于今年的股市大赢家之列。较之今年3月尾的股市低点,英伟达股价增进了1.5倍,市值跨越3315亿美元,成为美国市值最高的半导体公司;AMD股价同期增进了跨越一倍,市值跨越1100亿美元,首次进入千亿美元市值俱乐部;Salesforce股价也翻了一半多,市值高达2200亿美元,将老对手甲骨文显著甩在了死后。

随着市值的不停飙升,这些新兴的科技巨头也希望捉住现在股价处于高位的机遇,收购具有战略价值和协同效应的优质资产,补齐自己在细分市场的板块,打造自己焦点营业的生态闭环,从而在未来的行业竞争中占有更有利的职位。英伟达收购Arm,AMD收购赛灵思,都是为了在增进空间伟大的数据中心处理器市场补齐自己的手艺缺失,增强自己的竞争力。

Salesforce创始人兼CEO贝尼奥夫(Marc Benioff)在剖析师电话集会上注释,他以为新冠疫情导致的远程事情热潮将成为一种长期趋势,不会随着疫情退却而消失, 收购Slack是对未来事情方式的投资。兴奋的贝尼奥夫甚至将收购Slack称之为“天作之合”(a match made in heaven),由于Slack 90%的企业用户也是Salesforce的客户,这意味着Slack的产物可以无缝整合到Salesforce中去。

被巨头压垮的行业先驱

Slack开办于2009年,原本是一家游戏开发公司,但创始人布特菲尔德很快关注到了内部即时通讯应用的创业时机。在此之前,美国企业内部相同要么用自己开发的应用,要么大多是以电子邮件的方式举行,不仅相同效率低下,而且不利于多方协同。Slack因此打造了一款企业内部IM软件作为电子邮件的弥补,很快受到了科技公司开发者们的迎接,成为了企业协作IM软件的先行者。

Slack软件于2014年正式宣布之后,迅速成为了这个细分市场的明星企业,也引起了微软和谷歌等行业巨头的关注。2016年头,微软时任执行副总裁陆奇曾经建议CEO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收购Slack,但纳德拉以为70亿美元的要价过高,决议自己开发企业协作市场的竞争软件。微软在那年秋季正式推出了Teams,而且与旗下Office 365、Exchange等占有绝对优势的企业办公软件高度整合。

只管遭遇了行业巨头微软的捆绑偷袭,但Slack依然对自己充满信心。在微软宣布Teams之后,Slack还在《纽约时报》买下整版广告,布特菲尔德宣布“迎接微软加入竞争”。但不可否认的是,微软的企业办公软件具有显著的团体优势。在微软的捆绑偷袭下,Slack的用户增进也最先放缓,并在去年被微软跨越。今年7月,Slack在欧盟投诉微软滥用自己的市场主导优势,将Teams软件与Office办公组建捆绑。

在疫情时代的远程办公需求岑岭中,功效单一的Slack更是被微软和Zoom远远抛在了死后。从今年3月到11月,Teams的日活用户从3200万急剧增进到1.15亿人,而视频集会平台Zoom的逐日集会介入数更是从1000万人次飙升到3亿人次。而从去年年底最先,Slack就不再宣布自己的日活用户数量,而那时的数据是1200万。

这种市场竞争款式的转变也直接反映了股价走势上。从今年3月新冠疫情在美国发作至今,微软股价上涨跨越30%,市值跨越1.6万亿美元,Zoom股价更是飙升了四倍,成为市值跨越千亿美元的科技新贵,而Slack的市值却依然和刚上市差不多,还不到200亿美元。

反映迟缓错过市场时机

为什么在疫情带来的远程办公需求岑岭时代,Slack反而备受萧条?产物功效单一是最致命的问题。虽然Slack也有视频通话功效Slack Calls,但和Zoom和Teams的功效相比。Slack的视频通话不仅功效有限,而且还不稳固。或许,Slack一直没有将视频功效看成焦点,并没有在这一领域投入过多研发和产物精神。

而在疫情发作之后,Slack也没有迅速凭据市场需求转变做出实时更新,将这一千载一时的远程办公时机拱手让给了Zoom。实际上,Slack直到今年6月份才推出了跨公司的视频功效Slack Connect,而在此之前只能在统一公司内部举行视频通话。然而,这些迟来的起劲并没有给Slack带来想要的增进,市场已经倒向了Zoom和微软的Teams。

Slack始终将自己定位成企业内部的协作软件,适用局限相当单一;而Zoom和Teams则可以用于更为广漠的远程教育、远程健身和跨机构之间协作等多种使用场景。这也是Zoom和Teams在疫情时代用户量翻了数倍的要害缘故原由。Slack从来都专注于企业市场,而不是一个面向普通用户的产物。

为什么Slack想卖身行业巨头?只管市值200亿美元,但与市值1.6万亿美元的微软相比,Slack依然是一家弱小的企业;在微软主导性的Office办公组件捆绑压力眼前,Slack更显得势单力薄。在疫情时代被Teams和Zoom远远抛下之后,Slack已经很难在竞争中占有优势。进入Salesforce旗下之后,Slack不仅可以享受到Salesforce的财力支持,更能整合和Salesforce的诸多热门软件,实现团体作战优势。

遗憾的是,去年在纳斯达克上市时,Slack并没有选择传统的首次公然募股(IPO)方式,而是走了直接上市这种特立独行的门路。直接上市不需要刊行新股,不需要筹集资金,因此不需要履历承销、路演和询价等流程,现有股东也不必受到禁售期限制。通常只有对自己营业远景充满信心,自信能获得资源市场重视的企业才会通过这种方式上市,包罗Spotify、Slack和Palantir。

意外摔跤放弃收购Twitter

但对拥有21年历史的Salesforce来说,收购Slack不仅是迄今最大规模的收购案,也是营业生长的一个新里程碑。Salesforce和Slack之所以能一拍即合,也是两家公司都有着配合的竞争对手:微软。收购Slack之后,Salesforce将正式补上企业协作IM平台的短板,这是贝尼奥夫渴求多年的营业。

Salesforce早就看到了这一领域的时机,一直连续举行投资。早在2010年,Salesforce也曾经推出过自己的企业社交平台Chatter。2016年他们还曾经花7.5亿美元收购了一家云办公初创公司Quip。但这些起劲都没有收到成效。2016年贝尼奥夫还曾经和微软竞购过LinkedIn,但最终微软以262亿美元拿下了这家职业社交平台,让贝尼奥夫感应异常失望。

更有趣的插曲是,在竞购LinkedIn失利之后,有些心急火燎的贝尼奥夫甚至将收购目的瞄准了Twitter。面向普通用户的Twitter并不相符Salesforce的企业市场战略,因此这一买卖遭到了Salesforce高层的普遍否决,但贝尼奥夫却执意要推进收购。不外,就在去集会室商谈若何落实收购的路上,贝尼奥夫突然脚下拌蒜摔了一跤,腿上还流了血。他将这个意外视为上天忠告自己不要感动的信号,决议听从公司管理层的建议放弃了收购。(这个细节来自贝尼奥夫的自传)

不外贝尼奥夫的营业多元化扩张雄心并没有由于这次“失足”而就此打住。已往几年他一直在挥舞着支票本,不停寻找收购目的。2016年Salesforce斥资28亿美元收购了电商软件公司Demandware,2018年Salesforce斥资65亿美元收购了应用集成服务商Mulesoft,2019年又斥资150亿美元收购了数据剖析平台Tableau Software。今年年头,他们花了13亿美元收购了移动软件公司Vlocity。此外,2018年贝尼奥夫还以个人身份花了1.9亿美元收购了美国老牌杂志《时代周刊》。

在主动出击不停收购这方面,贝尼奥夫的侵略性并不次于亦师亦敌的甲骨文创始人埃里森(Larry Ellison,后者以一系列恶意收购著称)。仅仅在已往五年时间,贝尼奥夫就主导Salesforce收购了27家公司,意在打造一家全生态的企业软件巨头。280亿美元收购Slack则是贝尼奥夫打造全生态战略的最主要一块拼图。打败微软一直都是贝尼奥夫的最大心愿。

Salesforce收购Slack的另一个影响是,只管已往两年美国监管部门已经意识到了反垄断的主要性,但科技行业行业巨头依然对小竞争对手占有着绝对优势。取笑的是,美国司法部反垄断主管德拉希姆(Makan Delrahim)去年还曾经以Slack举例,来说明科技行业在巨头阴影下依然存在着中小企业的竞争空间。

新冠疫情或许重创了美国实体经济,但并没有影响企业IT市场的行业整合大潮。而在Slack被收购之后,Airtable、Asana、Box、Dropbox、DocuSign等细分领域的中小规模企业也可能会成为巨头们的收购工具。市值2300多亿美元的Adobe上个月宣布斥资15亿美元收购人力资源管理软件公司Workfront。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