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值蒸发超百亿美元,“全球IoT云平台第一股”赴港求生

来源:融中财经(ID:thecapital) 作者:艾希 编辑:吾人 7月5日,涂鸦智能正式登陆港交所, 此次IPO发行价为每股19.30港元,开盘价为19.56港元/股,截至发稿,市值超110亿港元。 涂鸦智能背后,是一位80后掌舵人——王学集。20岁考入了浙江理工大学,并在大学期间完人生中第一次创业。运营几年后,该项目被阿里收购,王学集也顺势加入阿里,成为阿里云第一任负责人。随着物联网相关概念在国外逐渐成熟,而国内尚处在爆发前夜,王学集瞅准时机,选择再次创业,创业了涂鸦智能。 定位于IoT云平台的涂鸦智能,成立短短几年便获得飞速发展。并于2021登陆纽交所,市值一度超过150亿美元。但是,在此之后,涂鸦智能股价便不断下跌,一年时间内市值蒸发超百亿美元。 在这背后,是当前正火热的赛道。小米、华为等手机厂商、BAT等互联网巨头,以及海尔、美的等传统家电厂商纷纷入局。面对诸多劲敌,涂鸦智能估计很难靠上市扳回一局了。但当前我国物联网领域尚处在萌芽阶段,若涂鸦智能后续能提升核心竞争力,或许能重回高光时刻。 01  80后浙江学霸二次创业,一年营收3亿美元 涂鸦智能的故事,起源于一位80后浙江富豪。 1982年,王学集出生于浙江省温州市。早在高中时期,他就对计算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20岁时,王学集考入了浙江理工大学,就读信息与技术科学专业。大学期间,他对计算机的研究越发痴迷,连暑假都留在学校,不分昼夜地练习各种代码技巧。 也正是在不断的学习中,他结识了另外两位志同道合的朋友陈燎罕、林耀纳。大三时,他们三人共同成立了PHPWind,专门提供大型社区建站的解决方案。彼时,PHPWind的收入十分客观,包括腾讯、网易、阿里都是他们的客户,短短四年时间内注册会员就达到100万。 随着PHPWind的不断崛起,2008年,阿里巴巴以5000万人民币的价格收购了这家公司。 正是在同一年,阿里巴巴确定了“云计算”和“大数据”战略,决定自主研发超大规模通用计算操作系统“飞天”,并在次年成立了阿里云,王学集也顺势进入阿里巴巴,成为阿里云第一任负责人。PHPWind的所有成员也成为了阿里云的第一个业务团队。在阿里云期间,王学集先后担任了阿里云总经理、阿里巴巴高级董事等职位,为阿里云及支付宝推出过多项重大技术及产品创新。 经过在阿里几年的锻炼之后,王学集和陈燎罕、林耀纳先后离职,并在2014年成立了涂鸦智能,开启二次创业。 当时,物联网相关概念在国外已经是风起云涌,随着亚马逊的Alexa、谷歌的Google等智能音箱产品的出现,推动了消费者对于购买智能设备的热情。看到这个机会,王学集认为可以“尝试性地用智能技术打造一些创新性产品,这个产品可能是电脑、手机之外的第三个设备,也有可能是一个平台”,在这样的想法下,涂鸦智能诞生了。 根据资料,涂鸦智能作为IoT云平台,连接品牌、OEM厂商、开发者和连锁零售商的智能化需求,提供一站式人工智能物联网的PaaS级解决方案。并且涵盖了硬件开发工具、全球云、智慧商业平台开发三方面,提供从技术到营销渠道的全面生态赋能。 从具体业务来看,涂鸦智能大部分营收来自于物联网PaaS业务,即向B端客户提供物联网服务,帮助相关用户开发智能家居产品,并使其产品接入物联网,其支持的智能家居品类包括家电产品、运动健康产品、电工产品等。 也因此,涂鸦智能的营收也主要靠B端客户支撑。但作为一家初创企业,尽管团队有大厂背景,开展To B业务也并没有那么容易。 据陈燎罕回忆,“2016年我们开始大规模推广涂鸦IoT平台,那时候非常艰辛,因为整个IoT行业还在早期阶段,还需要教育市场当时我们是自己拿着电脑、带着PPT、开车去工厂里,用互联网的交流模式和他们交流,当时都不太懂他们的‘工程语言’,也吃了很多闭门羹”“一年半的时间才有了第一个客户”。 不过,随着涂鸦智能逐步发布IoT公有云、IoT云平台和涂鸦云模块等产品,初步搭建起云平台,公司很快就迎来业务发展期。同时,受益于行业的高景气度,涂鸦智能也迎来了高光时刻,2019年,涂鸦智能营收达到1.06亿美元;到2020年,营收又增长了70%,达到1.8亿美元。 据其招股书显示,2021年,涂鸦智能实现营收3.02亿美元,同比增长67.94%。其中,在2021年第一季度,公司营收增至5690万美元,甚至同比增长200.2%。 02  获腾讯、高瓴投资,市值曾达百亿美元 自带二次创业、大厂背景的光环,涂鸦智能背后自然不缺金主。天眼查显示,涂鸦智能目前共进行过六轮融资,背后资本星光熠熠。 但鲜为人知的是,涂鸦智能的第一位贵人吴泳铭。后者是“阿里十八罗汉”之一,王学集选择走出阿里再次创业时,作为王学集当时的顶头上司,他选择自掏腰包成为涂鸦智能的天使投资人。此外,阿里系第46号员工李治国、阿里前员工屈田创办的蝙蝠资本,都是涂鸦智能的天使投资人。 在这样的背景下,涂鸦智能成立之初便备受资本关注。仅仅成立半年之后,就获得了元璟资本的数百万人民币投资。 到2017年,涂鸦智能的解决方案已经覆盖3000余SKU,带有涂鸦智能联网模块的智能设备全年总销量已经达到100亿人民币。也正是从这一年起,涂鸦智能背后的资本阵营越来越豪华,融资金额也大幅提升。诸如东方富海、中金公司、CBC宽带资本等均在其中。 2021年3月18日,涂鸦智能正式在纽交所上市,成为“全球IoT云平台第一股”。上市之前,公司完成了5亿美元的股权融资,投资人阵容华丽,分别为加拿大养老基金、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老虎环球基金、腾讯投资及高瓴资本,均为国际知名机构,上市前夕估值超过80亿美元。 美股上市当日,涂鸦智能最高股价为27.65美元,较发行价21美元涨31.67%,市值超150亿美元。 在《2021衡昌烧坊.胡润百富榜》中,王学集也以75亿人民币的财富,位列榜单第973位,成为浙江泰顺县首富。 但是,涂鸦智能也没能避免上市即巅峰。自登陆纽交所至2022年6月30日,股价已从21美元的发行价下跌至2.57美元,跌幅超过80%,市值仅剩14.68亿美元。 招股书显示,涂鸦智能创始人兼CEO王学集持股为19.89%;创始人兼总裁陈燎罕持股5.04%;联合创始人兼CTO周瑞鑫持股为3.78%;NEA(Scott Sandell)持股为21.58%;腾讯持股为10.21%。 从其背后股东来看,腾讯是其背后最大的外部投资者,分别参与其D轮投资和基石投资,共投资约2.5亿美元,获5592.4万股,持股成本为4.47美元/股。按照涂鸦智能登陆纽交所时的股价计算,腾讯彼时爆赚,但据招股书显示,腾讯并未减持。而随之而来的是涂鸦智能股价的一路下跌,腾讯已血亏近50%。 股价大幅下跌背后,一方面是监管收紧、局势不确定的情况下,中概股纷纷大幅下挫;另一方面,也与涂鸦智能持续亏损离不开关系。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涂鸦智能净亏损分别为0.70亿美元、0.67亿美元、1.75亿美元,并呈现加大趋势。 对此,涂鸦智能表示,其亏损的主要原因在于“大额研发投入以及不断扩充研发团队”。据招股书,2019年至2021年,涂鸦智能研发投入分别为5200万、7740万、17430万,占总营收比例分别为49.2%、43.0%、57.7%。截至2021年12月31日,涂鸦智能共拥有2561名研发雇员,约占总雇员的73.8%。 关于本次回港上市,涂鸦智能募集资金将有30%在未来五年内将用于增强集团领先的物联网技术及基础设施,其他将用于产品供应、营销及品牌活动、寻求战略伙伴关系、投资及收购等方面。 03  巨头林立,涂鸦智能难讲故事 虽然过去一年涂鸦智能在美股市值大幅下跌,但其所处的物联网赛道正高速发展,涂鸦智能仍有逆袭可能。 数据显示,2016年,国内智能家居市场规模仅为620亿元;但到了2020年,该市场规模已经提升至1705亿元。根据IDC报告显示,未来五年中国智能家居设备市场出货量将以 21.4% 的复合增长率持续增长,2025 年市场出货量将接近 5.4 亿台。 火热赛道加持下,涂鸦智能行业地位也不断攀升。据CIC,涂鸦智能2020年累计连接超2.04亿台智能设备,是全球最大的IoT PaaS供应商,2021年公司在IoT PaaS领域市占率为16%。同时,涂鸦智能也在不断探索新的业务模式,当前其主要业务包括IoT PaaS、IoT SaaS、智能设备分销、其他增值云服务四部分。其中,新业务SaaS和其他收入为560万美元,同比增长约214.2%。 但实际上,不止涂鸦智能看中了这块蛋糕,在物联网赛道早已巨头林立。根据IoT Analytics的报告显示,微软Azure、亚马逊AWS、谷歌云三大云巨头共同拥有全球物联网云市场的80%市场份额。 在国内,竞争同样激烈,不仅有小米、华为等手机厂商,也有BAT等互联网巨头,以及海尔、美的等传统家电厂商。比如,曾经王学集的老东家阿里云,提供产品解决方案和大网站服务,瞄准PaaS赛道;海尔智家重点打造三翼鸟,走全屋智能定制路线;小米米家打通软硬件生态,已经形成了一条包含产品研发销售、售后服务和场景搭建等环节在内的生态闭环。 相比于以上巨头,涂鸦智能很难与其竞争。一方面,诸如美的、海尔、格力等物联网设备出货量大的客户,出于信息安全问题的考虑,一般不会使用第三方平台,而是使用自有云平台,因此涂鸦智能的客户群体集中在中小客户中。 但另一方面,市场上还有小米这种综合型厂商,既提供多品牌产品,也提供开放服务。一般来说,一家智能家居企业只需加入一家平台即可。相比于涂鸦智能,小米IoT平台在出货渠道、品控、宣发等方面更具优势。 但作为第三方平台,涂鸦智能也具备开放性的优势。品牌壁垒的存在并不利于物联网的发展,不同品牌之间的生态互斥更是直接降低了用户对智能家居的期待。 对此,涂鸦智能至今已经自建了6个数据中心,为客户提供智能设备和涂鸦云之间的实时交互服务,促进生态融合。未来,涂鸦智能预计还将继续扩大开发者团队,为客户提供更多功能服务。 当前,虽然智能家居风头正盛,但在国内市场的渗透率还较低。数据显示,过去两年全屋智能落地户数仅为40万、50万,仅占新开发楼盘的1%左右。在这背后可以看到,一大批玩家已瞅准这个风口。天眼查显示,2021年,我国有近16万家智能家居相关企业,涉及智能家居研发、设计、生产、销售等上下游行业,已经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 一边是火热的赛道,一边是竞争激烈的市场。一跌再跌的股价已经为涂鸦智能敲响警钟,背靠豪华资本,上市之后更是要潜心提升核心竞争力,究竟是能重现百亿美元市值的高光,还是被竞争者取而代之,都在“一念之间”。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