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重塑产业链,商业调查工具的疫后“春天”

  导读:现代商业社会,信用信息的应用和重要性无处不在。对于社会公众来说,无论是求职、商业合作还是投资,都需要对目标企业、合作伙伴和客户进行详细的背景调查,规避可能存在的经营风险与信用问题。

  2016年底,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基本建成并上线运行,作为一个权威、官方的企业信用信息归集公示平台,目前,已经对全国31个省区市1.3亿户企业、个体工商户、农民专业合作社信用信息进行全面公示。

  然而可惜的是,除了最简单的查询需求,大部分对企业信用数据的更深层次的需求都无法被满足,以致于企业公开数据碎片化而未能被归集,其价值无从展现,对于商业决策也未能发挥应有的重要作用。在疫情发生之后,现存的企业出现了一次新的大洗牌,叠加国家新基建的政策,全国产业链正在重构过程中。失去对上下游企业的理解,则会失去危机后的机会窗口。

  一般来说,商业调查工具似乎也就是做企业信息查询,了解法人、注册资金、股权结构、工商变更等行为,但是在这场疫情之后,启信宝通过对已掌握的2.2亿企业和社会组织机构大数据全盘实时分析,发现了包括医疗产业链在内的各类产业链,不论从区域分布,还是供应关系,都已经产生了深刻的变化。

  近日,启信宝CEO陈青山在公开演讲中分享了商业关系正在重塑城市关系的一些思考。

  第一个精准防疫物资查询平台

  启信宝是全国第一家针对疫情推出精准防疫物资查询平台的企业,极大地降低了口罩产业中下游寻找供应商和合作的过程中,由于信息不对称产生的隐性成本。

  疫情爆发早期,启信宝2月开始对口罩产业链进行研究,上游是产品原材料,包括聚丙烯、无纺布、环氧乙烷、外包装这四大类;中游是口罩的企业以及相关的物流配送企业;而下游则是售卖口罩的全国的医院和各大药店。

  截止目前,在口罩产业链图中,全国具备医疗器械生产资质的口罩生产商从今年2月份的160家,上升到1881家,增长幅度超过了10倍,这里有新增注册的企业,更多的还是变更了经营范围开始转产口罩的企业。另外启信宝发现,截止到4月底,所有通过变更企业工商范围,开始从事防疫物资生产的转产企业数量,已经从1月的156家增加到了33000多家。

  作为商业大数据公司,启信宝也做了两件有意义的事情,一是把掌握的到的情况提供给上海市政府,告知在防疫物资紧缺的情况下,全上海有多少家企业具备生产医用口罩、护目镜、呼吸机、防护服的能力,包括他们是否具备国家食药监局颁发的医疗器械生产资质,是否具备进出口资质,以及企业的健康状况、风险情况如何等等。这对于政府尽早制定有针对性的复工复产计划,提供了强大的数据支撑。二是迅速成立查询服务平台,免费放在了启信宝的APP之上,方便产业链上下游企业感兴趣的用户进行查询。这样的一个查询平台得到了上海市经信委、国家工信部的表彰和认可。

  重新认识城市产业链

  与武汉商业关系最深,产业链受到影响最多的是哪座城市?

  启信宝发现,是上海。

  从产业链上游溯源。

  启信宝对武汉的支柱产业进行了深入的研究,以汽车制造业为例,2019年武汉的汽车产量达到了177万辆,汽车产值年平均增速超过了20%,远高于武汉市同期的工业总产值的增速,从2010年超越钢铁成为武汉首个千亿产业以来,汽车产业已经连续七年成为武汉的第一大支柱产业。

  武汉的汽车产业相关企业共有1188家,而在上游城市中上海以543家企业位居首位,其次是北京、深圳、苏州、广州。作为中国车都,2012年上汽通用第四基地落户武汉,2014年总投资50亿元的比亚迪新能源汽车生产基地也落户武汉黄陂。就在近期有报道称,通用中国计划将第三代电动汽车平台落户上汽通用的武汉基地。所以依托汽车,武汉正在与中国长江经济带发生着巨大而又十分紧密的密切合作。

  武汉产业链上游城市TOP15

  再把眼光转向产业链下游。

  启信宝的研究数据显示共有4万多家下游生产企业是上海企业,与武汉存在比较密切的商业关系。从行业结构来说,主要集中在批发、零售、商业服务和信息服务产业。仅仅批发业一项就有9700多家,占这两座城市产业关系的22%。而作为湖北省排名靠前的襄阳市只排到第14名。

  所以传统的“画地为牢”的方式,以地缘属性理解产业链,认为与武汉在产业上最为密切的是周边城市,会让企业主困扰在错误成见之中,错失宝贵的机会。实际上,随着物流、互联网、云计算等诸多生产要素的不断兴起,城市之间的跨空合作正在频繁上演,不断演进。

  “挖掘“新基建”蕴藏的机遇

  蕴藏更大的商业价值,甚至还可能会颠覆商业调查行业的,还有近期国家决策层释放的“新基建”的概念。概念的定义比较明确,但作为企业主如何把握这一机会呢?可以适当借助启信宝这一商业调查工具。

  5月22日,《2020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提出,重点支持“两新一重”(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新型城镇化建设,交通、水利等重大工程建设)建设。其中的新基建,主要包括5G基站建设、特高压、城际高速铁路和城市轨道交通、新能源汽车充电桩、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七大领域,涉及诸多产业链,是以新发展理念为引领,以技术创新为驱动,以信息网络为基础,面向高质量发展需要,提供数字转型、智能升级、融合创新等服务的基础设施体系。

  启信宝敏捷地意识到,新基建中的城市产业链研究到底蕴含了哪些商业机会,是可以通过大数据进一步分析、挖掘得到的。

  举例来说,启信宝梳理了人工智能产业的上、中、下游的产品构成。上游基础层负责为整个产业提供技术和算力,包括传感器、操作系统、云计算、数据服务等等;产业链的中游是技术层,为人工智能的产业提供了最核心的AI技术,包括计算机听觉、计算机视觉、计算机自然语言处理、机器学习、人机交互等;下游是应用层,具体体现在消费集中端或者是工业集中端,以及相关行业场景的应用、产品和服务,涉及可穿戴设备、虚拟助理、智能机器人、新零售等产品和服务。

  启信宝发现,2016年以来人工智能的产业链下游企业不管是从总量,还是增长趋势都非常明显,相对上游、中游更加旺盛。进入2020年第一季度由于受到疫情的影响,下游企业由于各种应用场景的需求大量增加,导致人工智能下游企业的新增再创新高。

  从产业分布来看,人工智能产业链上的企业主要分布在东部的沿海省份,并且呈现出沿长江流域由东向西,由北上广深向中西部二三线城市辐射的分布。人工智能产业在未来五年的发展,也将会是一个由东向西的产城不断层层推进的过程。结合启信宝对人工智能产业链的研究,不难看出哪些城市与人工智能TOP5城市发生商业关系,也就意味着踏上人工智能产业的快车道。

  “2014年以来我们一直都在用人工智能和大数据解决商业效率、商业合作、商业决策的相关问题,我们通过大数据形成的商业知识图谱,把一座城市的繁荣背后更有价值的数据资产可视化、产品化和智能化,这样就有助于优化城市空间布局,有助于服务于智慧城市,从而进一步提升城市的经济活力和商业魅力。”启信宝CEO陈青山表示。

  转自:21世纪经济报道

返回产经网首页 >>

  【版权及免责声明】凡本网所属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违者本网将保留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力。凡转载文章及企业宣传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版权事宜请联系:010-65367254。







延伸阅读

大数据重塑产业链,商业调查工具的疫后“春天”本站声明:网页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与本站联系处理。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