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禁令5个月后,美国企业现在非常困惑

在特朗普政府将华为列入黑名单五个月后,该公司的营业生长似乎依然生气勃勃,而美国公司仍然不知道能否与这家中国公司互助。

美国商务部在5月份将华为加入了所谓的实体清单,从而阻止美国公司向华为出售零部件,美国指责称华为对美国国家平安构成了威胁。华为一再否认了这些说法。

只管美国接纳了这些行动,然则华为上周公布财报称,停止2019年第三季度,公司实现销售收入6108亿人民币,同比增进24.4%;其中智能手机营业保持稳健增进,前三季度发货量跨越1.85亿台,同比增进26%。同时,有迹象解释,美国在全球范围内阻碍华为介入5G建设的行动并未施展太大作用:华为示意,迄今为止,该公司已在全球范围内签订了60多份5G商业条约。

允许证

实体清单要求美国公司需要在获得政府允许后才气向黑名单公司出售产物,这给美国公司带来了贫苦。

已往几个月时间里,科技公司主管及其状师一直在与特朗普政府官员举行闭门集会,并示意将他们最大的客户之一华为列入黑名单,不利于他们的营业生长。几位知情人士称,许多行业高管对政府的最终目标感应疑心,只管与政府举行了不少讨论,然则他们仍然无法弄清楚何时才会看到允许证获批。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6月份的G20峰会上示意,允许美国公司继续向华为出口某些产物。几周后,特朗普称,他将加速允许证的审批流程,然则到现在为止,尚无任何允许证获得批准。知情人士透露,特朗普在本月与一些照料举行的一次集会上,对允许证的批准予以放行,然则现在尚未有官方宣布。

美国商务部在一份声明中示意,已经收到有关华为及其关联公司的200多份允许证申请。声明称:“鉴于此事的复杂性,机构间的流程正在举行之中,从而确保我们能够准确确定哪些允许证可以平安批准。此外,暂且通用允许证仍然有用,而且最近已经延伸限期。”

销售影响

美光科技公司首席执行官Sanjay Mehrotra在9月份示意,对允许证申请批准情形的不明确性,可能会导致未来几个季度的销售进一步下滑。该公司上个月给出了令人失望的季度利润展望,并指出部门原因是由于华为禁令。博通公司在今年6月也大幅下调了年度收入展望,理由是中美贸易战以及与华为营业往来的中止。

电信行业允许向华为出售非国家平安敏感产物的一个主要理由是,华为可以从世界各地的其他竞争对手那里购置部门此类零部件,包罗韩国、日本等。

华盛顿智库ITIF总裁Robert Atkinson以为:“除非禁令能够乐成'杀死'华为,否则其效果将会是降低美国在许多手艺领域的全球市场份额,这将损害而不是辅助美国的手艺竞争力。”

变通办法

一些公司甚至在(美国政府)未对允许证申请做出裁决的情形下就恢复了对华为的发货。5月份之后,这些企业仔细研究了禁令规则,他们确定可以继续凭据出口管控法提供产物。若是一家公司可以证实其某项手艺的泉源不到25%是来自于美国,那么这项产物或服务就不受制于实体清单的限制。

美光在6月示意已经恢复了对华为的部门存储芯片出货。作为美国最大的芯片制造商,英特尔在俄勒冈州、新墨西哥州和亚利桑那州均设有工厂。该公司同时在爱尔兰、以色列和中国设有工厂,使其能够声称其芯片中的大部门知识产权并不是在在美国缔造的。

智库New America网络平安研究员Samm Sacks示意:“我们知道许多美国公司通过其他国家或者和第三方等变通方法仍在继续向华为发货。华为禁令到底是对美国国家平安起到了辅助,照样制造了一堆贫苦的新问题,这一点是值得嫌疑的。”

咨询公司APCO Worldwide大中华区董事长James McGregor示意,他聚焦于白宫行动可能带来的意想不到的结果。

James McGregor本周一接受彭博电视台采访时示意:“我忧郁,随着时间的推移,科技公司会将部门营业从美国撤出,从而与美国脱钩。他们必须提防营业的历久中止。”

Robert Atkinson则忠告称,不要太过解读华为的销售数字,由于该公司此前已有预期美国将接纳行动,从而举行了一段时间的供应贮备。他示意,第四季度的销售额将更准确地反映出口禁令的影响,或者该公司是否在很大程度上规避了出口禁令。

华为创始人、总裁任正非克日接受美国CNBC采访时示意,华为今年的收入下降可能不跨越100亿美金,低于此前的预期,“美国禁令对我们的袭击和影响大大缩小”。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