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化暴跌90% 、华录百纳被抛售,影视公司“资本寒冬”何时结束?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ID:yuledujiaoshou),作者:Wendy,36氪经授权发布。

近日,胡一天、胡冰卿主演的《暗恋橘生淮南》在芒果tv、腾讯视频播出,作为知名作家八月长安振华三部曲中,继《你好,旧时光》《最好的我们》的收官之作,《暗恋橘生淮南》是八月长安纪念自己六年暗恋时光的作品。在朱颜曼姿、赵顺然主演的网剧版中,八月长安甚至亲自担任了出品人,总编剧,联合导演,可见,原著作者对于这部作品的重视。

胡一天、胡冰卿版本的《暗恋橘生淮南》本是为卫视平台打造的电视剧作品,但不知为何,却最终退了一步,选择了网播,出现了《暗恋橘生淮南》两部网剧的尴尬局面。

开播五天,电视剧版《暗恋橘生淮南》热度平平,截止发稿前,豆瓣评分6.7,现有评价以“垮掉”为主。胡一天的盛淮南或许还给了观众一些惊喜,但胡冰卿的洛枳带给观众的却是无尽的失望。

这部作品的反响平平还体现在了出品方华录百纳的股价上,开播两天,华录百纳股价未受到任何影响,持续在4.5元/股~4.7元/股上下徘徊。曾经靠一部剧让股价飙升至75元/股的辉煌时刻,对于华录百纳来说,已经成为了永远无法超越的过往。

华录百纳的“高光时刻”:“三驾马车”带动市值过500亿

华录百纳不是没有过高光时刻。

2013年3月25日,据新闻联播消息,习近平主席在坦桑尼亚尼雷尔国际会议中心发表演讲时提及,中国电视剧《媳妇的美好时代》在坦桑尼亚热播,让坦桑尼亚老百姓了解到了中国老百姓的喜怒哀乐。当日,《媳妇的美好时代》出品公司股价飙升至75.84元/股。

而《媳妇的美好时代》正是今日《暗恋橘生淮南》的出品方华录百纳的作品。

华录百纳创建于2002年,中国电视剧史上众多高口碑的经典电视剧出自华录百纳。过往作品包括豆瓣评分8.0的《双面胶》,8.1分的《王贵与安娜》,8.8分的《永不磨灭的番号》以及9.2分的《黎明之前》,而6.8分的《金太郎的幸福生活》,7.3分的《咱们结婚吧》已经是华录百纳剧集库中的低分作品了。

对比一些高分作品寥寥无几的影视公司,华录百纳当年的战绩为低分作品寥寥无几。

当时的华录百纳,还拥有一个比高口碑精品剧打造者,更最闪耀的光环——国务院国资委主管的中央企业中国华录集团所属的投资公司。

2013年,中国电视剧出口额为1.4亿,《甄嬛传》成为国内电视台重播率最高的剧集,且出口到了美国市场。在如此激烈的竞争环境中,《媳妇的美好时代》作为典型代表,得到了官方的点名表扬,有其自身品质过硬的因素,其“根正苗红”的出生背景,也为其加分不少。

在经历了《媳妇的美好时代》为其带来的影响力高光时刻,《黎明之前》为其带来的口碑高光时刻,2013年《咱们结婚吧》为华录百纳带来了商业价值的高光时刻。

2013年,高圆圆、黄海波主演的《咱们结婚吧》不仅首开央视与湖南卫视联合播出之先河,也成为了华录百纳当年营收贡献的NO.1。

在2013年,华录百纳前五名客户的营收情况中,央视和湖南卫视赫然在列,而合一网络(优酷)则是《咱们结婚吧》的独家网络版权方。至此,当时,在行业内部盛传的《咱们结婚吧》天价版权也有了结局。

不满是向上的车轮,而华录百纳的不满却成为了堕入深渊的开始。

2014年,华录百纳不满于电视剧龙头公司的地位,开始以“电视剧+综艺+体育”三大业务驱动的文化娱乐公司为转型目标。同年,华录百纳迎来在资本市场的高光时刻——因25亿收购综艺节目制作公司蓝色火焰100%股权,股价大涨400%,市值一度超过500亿元。

然而,华录百纳在市值达到500亿后,势头急转直下,走上巅峰后,每走一步都是下坡。

北文与华录市值暴跌超90%,影视股“春天”在哪?

上天欲其灭亡,必先令其疯狂。

2017年5月2日,华录百纳因确定为重大资产重组停牌,最终却重组失败,在复牌首日便遭遇“一字跌停”。10月10日,在经历连续两个跌停之后,以15.49元仍然创下了股价新低。

之后的华录百纳再难恢复往日生机。

25亿收购的蓝色火焰,最终,410万贱卖。

华录百纳在影视行业经历的高光时刻与低谷的嘲笑,几乎都成为了难以超越的“神话”。

不过,在影视股暴跌之路上,曾经与华录百纳联合打造《跨界歌王》的北京文化,或许可以勉强与其为伴。

华录百纳,25亿收购蓝色火焰,410万出卖,北京文化则是13.5亿元收购世纪文化,4800元出卖给名为福义兴达,年收入为零的公司。

56亿的《战狼2》,46亿的《流浪地球》,31亿的《我不是药神》构成了北京文化的三大高光时刻。

《战狼2》的爆火,让北京文化赶上了靠作品收割影视股散户韭菜的末班车,彼时北京文化的市值一度高达130亿。

之后,大股东的不断减持及股权被冻结等事宜,资本层面的震荡不断,使得北京文化的股价一路下跌。2020年开始北京文化的股价从10元/股,一路下跌至今。

而2020年5月,北京文化官方发出的慷慨激昂反驳娄晓曦的声明,如今也被证监会一纸“业绩造假”的定论啪啪打脸。

2020年4月30日,北京文化原副董事长娄晓曦在微博发布实名举报,称北京文化涉嫌财务造假,举报高管宋歌、张云龙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欺诈发行债券罪、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职务侵占罪等。

随后北京文化官方发布声明,称娄晓曦在微博所称为不实言论,并保留通过法律途径追溯其法律责任的权利。此时的北京文化宋歌是董事长兼总裁。

而到2020年12月,北京文化突然发布公告,总裁宋歌,董秘江洋,财务总监贾园波辞职。

几天后,大股东减持,北京文化收到证监会警示函,宋歌等人突然辞职的真正原因浮出。

截止发稿前,北京文化市值33亿,华录百纳市值40亿。

相同的暴跌 不同的救赎

尽管北京文化与华录百纳几乎经历了相同的暴跌路径,但其暴跌的原因却不同,华录为不小心走错了路,而北京文化则可能是没走正路。

华录百纳的暴跌又是一个成也萧何败萧何的故事。华录百纳曾因收购蓝色火焰而使得市值大增,也因蓝色火焰而迎来了十年内公司的第一次亏损。

2018年,上半年,华录百纳亏损2.67亿,其中广东蓝火亏损0.86亿元,喀什蓝火亏损1.55亿元,蓝火体育亏损0.25亿元。华录百纳十年的第一次亏损2.67亿元,蓝火系贡献率高达99%。

论KPI业绩考核的严苛性,现在的央企、国企绝不低于民营企业。面对华录百纳的亏损,控股股东华录集团不得不做出改变。

2018年,华录文化将12.55%的股权转让给了美的创始人何享健独子何剑锋为实际控制人的盈峰集团。

最终,华录百纳混改自救,从央企控股公司,变为了民营企业。

而同样经历了市值暴跌的北京文化,则迎来了国资救兵。

2020年,北京文化原第一大股东华力控股,因债务问题,其持有的北京文化股份进入司法拍卖,最终,青岛西海岸控股发展有限公司竞得北京文化逾5447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而青岛西海岸为青岛市国资委旗下投资平台。

华录文化被央企抛售,混改自救,而北京文化则靠抱紧国资大腿,企图自救。

结语

在盈峰集团成为实际控制人后,蓝火系逐渐离开了华录百纳,华录百纳的元老也大规模离职,但是其核心业务人员却多数被保留了下来,并给予股权激励。

近年来,华录百纳的作品除去本文开篇提到的《暗恋橘生淮南》之外,其代表作品还包括彭小苒、陈星旭主演的《东宫》,安悦溪、邢昭林的《不负时光》其追逐年轻市场的姿态明显,业务线也逐渐回归到了影视制作方面。

2020年上半年,华录百纳净利润为4804万元,但下半年《黑色灯塔》《亲爱的你在哪里》《爱的厘米》《青青子衿》《上阳赋》一一播出,想必2020年华录百纳的业绩不会太差。

相比起来,北京文化产业园中,多处空置的办公楼、办公区域,稀疏的办公位则还难让人看到未来和生机。

北京文化的前途和局势则依旧处于迷雾中 。

北京文化暴跌90% 、华录百纳被抛售,影视公司“资本寒冬”何时结束?本站声明:网页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与本站联系处理。

留下评论